OASPA to host Twitter Chat on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On Wednesday 22nd February 2017, OASPA will host a live Twitter chat about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with Xin Bi (Xi’an Jiaotong-Liverpool University/DOAJ), Ina Smith (Academy of Science of South Africa), Abel Packer (SciELO), and Lars Bjørnshauge (DOAJ) from 1pm-2pm BST (5am PST, 8am EST, 10am BRT, 2pm CET, 2pm WAT,3pm SAST, 6.30pm IST, 9pm CST, 10pm KST, 12am + 1 day AEDT).
Please join us on Twitter for the hour by tweeting your questions about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using the hashtag #OASPAChat, and Xin, Ina, Abel and Lars will be there to answer them in realtime.
This Twitter Chat will allow the open access community and the general public the opportunity to ask questions about the current state of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Global South. Our chat participants will be able to reflect on issues such as: the particular challenges posed by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South Africa, Latin America, and China in particular); the future of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and how open access journals in the Global South ensure they are recognised as legitimate and quality publishing channels within a global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system.
OASPA will be moderating the questions tweeted on the hashtag, and we’ll aim to get as many questions answered as possible during the chat. The chat is open to everyone, so please do spread the word to anyone you think might be interested. If you have any further questions regarding the chat,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contact Leyla Williams, Events and Communications Coordinator, at leyla.williams@oaspa.org.
Our recent webinar on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with Xin Bi, Ina Smith, Abel Packer and Lars Bjørnshauge can be found here. Our blogpost reflecting on the discussion is here.

开放获取及出版的标准

开放获取及出版的标准

Tom Olijhoek*, Dominic Mitchell, and Lars Bjørnshauge

通讯作者:Tom Olijhoek (tom.olijhoek@gmail.com)

发表日期:2015年11月16日(版本1)

引用方式:Olijhoek et al. ScienceOpen Research 2015 (DOI: 10.14293/S2199-1006.1.SOR-EDU.AMHUHV.v1)

scienceopen

审稿状态:本文将处于持续评审状态之中。查看当前审稿状态和最新审稿意见,请点击此处 ,或扫描文章结尾处的二维码。

一级学科:信息和图书馆科学

二级学科:交流网络、数据库、人机互动

关键词:元数据,开放获取出版,BOAI定义,问题出版商,DOAJ标准,DOAJ印章,许可和版权,DOAJ API,知识共享许可,最佳出版行为准则

摘要

本文介绍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 (DOAJ)的历史和现状。简要回顾DOAJ的历史后,本文详细阐述了DOAJ对开放获取、知识产权和问题出版商所采取的政策。本文的大部分篇幅用来介绍DOAJ如何使用新的收录标准来评估开放获取期刊,为何选取7个附加条件作为DOAJ印章的收录标准。本文的最后一部分阐述了DOAJ将来可能为研究人员和出版商提供的服务,包括数据库搜索和元数据的上传。现今的DOAJ平台更强大,数据库更稳定,服务进一步提升,已允许用户上传并整合元数据。

引言

2015年6月,出版伦理委员会(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DOAJ(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开放获取学术出版商协会(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和世界医学编辑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medical Editors)更新了2013年发表的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1] 。这些准则由DOAJ的收录标准扩展而来,并于2014年3月起实施 [2]。

此外,今年4月,50位Science Europe成员发布了一项声明,其内容是关于在开放获取领域提供资助或者补贴时对于出版商的四项指导准则[3]。其中第一条原则要求期刊须被DOAJ、Web of Science, Scopus或PubMed收录。第二条原则则与申请获取DOAJ印章(Criteria that DOAJ uses for the Seal)的其中一个标准一致,即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自2003年DOAJ成立并以提供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索引和获取服务为目标以来,上述两项声明可谓是这一长期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式。

学术出版的开放获取日趋成熟,DOAJ从未像今天这样已成为开放获取学术出版的中坚力量。很难相信,DOAJ于2012年底推出了新的平台后,其数据库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DOAJ在功能、数据质量和标准化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在技术合作方Cottage Labs的支持下,DOAJ已完成至少13个大型或超大型开发项目,仍有3个超大型项目正在进行中。所有项目的费用支付都来源于我们的会员和支持者的捐赠。正在进行的两个激动人心的项目将收获颇丰。(虽然平台更替需要很多复杂的项目来完成,但这些项目是非常必要的:它们使平台更稳定,可规避风险,加强平台能力建设,并保持平台数据的准确。)

DOAJ历史简介[4]

DOAJ最初的收录标准不像今天这样严格。最初的申请表仅包括期刊基本信息。DOAJ工作人员根据此信息在网上查找该期刊,联系出版商,并做进一步调查。最初的申请表仅包含6个问题。一旦确认期刊属实,DOAJ工作人员会要求出版商填写另一份表格,并提供更多信息。期刊申请评审人员被要求自行查找更多信息 。

据DOAJ创始人Lars Bjørnshauge介绍,“当时,人们很难预测开放获取在学术出版行业会发展的如此迅速。当然了,这正是我们追求的目标。2003年开放获取出版发展的速度可没有这么快。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审阅期刊申请,甚至不要求出版商提供这些信息,而能够自己对于每个申请逐条核实期刊信息,查看期刊质量,确认期刊是否遵循最佳行为准则。

创立一个收录同行评议的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综合性平台将使整个学术界收益,基于这个理念,DOAJ在第一届北欧学术交流会议(First Nordic Conference on Schalarly Communication)上成立[5]。创立之初,DOAJ收录了300本期刊,这些期刊的文章全文都是在文章接受以后立即开放获取。2004年,我们增加了文章索引服务。截至2006年,DOAJ收录了2000多本期刊,并在期刊词条中增加了文章处理费的信息。因为收取文章处理费已成为开放获取期刊很重要的运营模式。2007年,DOAJ开始实施会员制度,以帮助DOAJ顺利地从一个项目过渡到一个成型的服务平台。2008年4月,DOAJ收录了3000多本期刊。从那时起,DOAJ开始要求开放获取期刊采用知识共享许可(Creative Commons Licences)作为其最佳行为准则。2008年至2011年,DOAJ成为学术数据的重要来源。DOAJ发表了每年收录的来自各个国家的期刊数据。该数据显示,美国和巴西是期刊收录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随着Redalyc项目为开放获取出版的基础设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SciELO umbrella加快了南美开放获取的发展[6]。开放获取运动在亚洲的发展也非常迅速,许多期刊开始采用开放获取运营模式。DOAJ收录的来自亚洲的期刊在两年内增长了10%到15%。通过INASP的努力,很多亚洲国家(孟加拉国、尼泊尔、斯里兰卡、越南和菲律宾等)的开放获取期刊都能发表在Journals OnLine项目(JOL)。JOL项目是INASP成立的,专门用来收录来自这些国家的开放获取期刊[7]。2013年1月,DOAJ从瑞典隆德大学改由Infrastructure Services for Open Access(IS4OA)管理[8]。这次改变使得DOAJ从一个小型的索引项目成为一个知名的期刊收录平台。目前,DOAJ已是世界公认的最重要的同行评议开放获取期刊的搜索平台 。

DOAJ收录的开放获取期刊的数量从2003年的300本已增至2015年的10000多本。随着收录期刊数量的增长速度不断加快,资助者开放获取政策的激增和高校出版基金开始要求索引目录能够提供期刊的更细粒度的信息(例如,以决定是否赞助作者支付在某个期刊的文章处理费)。这就需要采取更严格的收录标准,以能符合相关方面的期望,并能促使期刊自己主动促进最佳出版行为和透明原则,并且能应对来自于期刊数量快速增长的逐渐成熟的开放获取市场的挑战。2003年以来,开放获取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e5%9b%be1

图1。2004年3月至2015年3月,DOAJ收录期刊数量的变化。来源:Heather Morrison: Dramatic Growth of Open Access series, The Imaginary Journal of Poetic Economics: http://poeticeconomics.blogspot.ca/2015/04/dramatic-growth- of-open-access-2015.html。

通过数据或统计了解DOAJ

申请被DOAJ收录的期刊数量多的惊人,以至于很难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多的开放获取期刊。例如,仅来自巴西的期刊就已收录了1012本,还有280本正在审核中。2014年3月以来,已有268个来自巴西的期刊申请被拒。 巴西仅仅是被DOAJ收录期刊的135个国家之一,但有56个国家仅有10本或不足10本的期刊。美国、巴西、英国和西班牙是DOAJ收录期刊数量最多的国家,共3366本。美国、印度、巴西和英国是DOAJ收到的申请最多的国家,共5746个(包括等待处理的、正在处理的、已接收的和已拒绝的)。目前DOAJ仍有超过4100个申请等候DOAJ团队的处理。

为排除不完整的申请、重复申请和垃圾邮件信息,确保客观公正,每个完整有效的申请都由三位编辑审核:责任编辑、编辑和副编辑。副编辑负责最初的审核工作,查看申请表中信息是否正确,与期刊联系人沟通。副编辑审核完成后,申请提交给编辑,编辑建议接收或拒绝申请。最终,申请提交给责任编辑,责任编辑对申请做出最终决定。DOAJ每周收到约80个新申请,这个数量仅在不同的季节有很小的变动。

Google Analytics的结果显示,访问申请表页面的人当中,有95%没有完成填写并成功提交。在成功提交的申请中,并不是所有的申请都能通过第一轮审核。约5%至7%的申请立即被拒,因为它们或者是重复申请、没有注册过的ISSN、申请表填写不完整,甚或是垃圾申请。(很难相信,假冒奢侈墨镜品牌的供应商竟有耐心填写申请表中的54个问题,仅为了有可能将公司名字列在DOAJ网站上!)

DOAJ于2014年3月提高了收录标准之后[2],已拒绝了约3500个申请,接收了1910个申请。目前仍有1900个申请正在处理。

就流量来讲,去年DOAJ网站的访问者高达250多万,其中,75% 为用户[9]。与上一年相比网站访问量增长了约25%。其原因部分为DOAJ被多个重要的搜索引擎索引,另一部分是由于DOAJ重新添加了OpenURL功能,重新与第三方数据库(如Serial Solutions和EBSCO)联结起来 (在任何一个月份里,这两项服务贡献了DOAJ网站30%的流量)。

开放获取的不同解读

随着开放获取期刊数量的增多,期刊和出版商对“开放获取”的解读出现了多种版本。2002和2010 BOAI[10]对开放获取的定义为:

将同行评议的研究文献“开放获取”,我们指的是在公共的互联网上可免费获取,允许所有人阅读、下载、复制、传播、打印、搜索、并链接至文章全文,抓取全文供检索之用,置入软件作数据之用, 或其它的合法用途,除了上网条件限制以外,没有金融、法律及技术等障碍。对复制及传播的唯一限制, 以及著作权在这方面唯一的作用应是让作者能够保证其文章内容的完整性并且他们有权利使他们的文章被恰当地承认和引用。

许多出版商仍只允许读者免费阅读开放获取的内容,并利用自己的版权转让协议,限制作者的权利。而且,更常见的情况是,出版商要求作者授权给他们专有发表权,或者作者拥有版权,但出版商拥有商业权。

DOAJ已在新的收录标准中,对上述情形及其他问题做了阐释。

首先,我们要说明为何DOAJ只收录完全开放获取期刊,而不收录“混合式期刊”。混合式期刊仅部分内容是开放获取的。

混合式期刊

DOAJ为何不收录混合式期刊? 混合式期刊在开放获取中确实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且它们一般都是有着传统“高信誉”的期刊。这些期刊往往与那些良好口碑和高质量的期刊有联系。混合式期刊确已成为了“传统” 出版商涉足开放获取市场的一种方式。

虽然网络上有一些与事实相反的信息(请试试在网络上搜索“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and Hybrid Journals”),但是事实上DOAJ从来没有收录过混合式期刊。DOAJ的建立并不是为了收录订阅模式期刊。

出版商提出,混合模式仅是他们通往完全开放获取途径的过渡状态,但我们对此持怀疑态度。有的人认为混合式期刊使得出版商获得了在订阅费收入的基础上,额外的来自文章处理费的收入,导致出版商对同一内容“双倍收费”。对此,出版商回应说,订阅费额度会根据开放获取内容的比例相应调整。但出版商的收入详情并不完全公开,因此,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出版商的这一说法。最近,有些出版商推出了新的折中模式,将混合式开放获取的收费和已发表内容的获取绑定为一个产品。这些新发明将对开放获取的推动有多大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问题出版商

最近几年,一种新的现象引起人们的注意。有些不道德的出版商试图利用收取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的经营模式(事实上,开放获取出版有另一种补贴期刊模式,即开放获取由基金组织和高校等机构资助。实际上,尽管大部分开放获取的文章发表基于文章处理费,但大部分开放获取期刊采用了这种机构补贴模式。)[11]。而问题出版商(我们倾向于这么称呼此类出版商)基于文章处理费模式正在开发期刊市场更低的进入门槛。在传统的订阅经营模式下,出版商不可能这么容易地成立出版公司,并在一夜之间推出大量新期刊。一个典型的问题出版商有可能在一天之内成立20至30本新期刊。

问题出版商得益于“不发表,则死亡”的学术综合症,将目标瞄准了发展中国家的作者[12]。在这些国家,研究人员职位的提升和现金奖励直接与发表的文章挂钩,因此,他们急切地希望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但由于北美和西欧的期刊在筛选文章时对发展中国家文章的偏见,这些研究人员很难在此类期刊上发表文章。另外,西方学术出版界经常认为发展中国家的研究是“地方的、区域的”,而非“国际的”。由此,你可以很容易明白,为何问题出版商能这么轻松地找到猎物。当发展中国家的作者在西方期刊上发表无望时,那些问题出版商积极推销的期刊就变得吸引人了。

另外,事实上,不论作者来自哪个国家,该国经济情况如何,他们都没有经验,手头上也没有信息,来判断某个期刊是否具有良好的信誉。

DOAJ对问题出版商采取的措施,不仅包括更为严格和详细的收录标准,而且DOAJ与其他组织合作,一起抵制这种现象。例如,前文提到的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以及最近推出的ThinkCheckSubmit运动,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在投稿前,有能力甄别期刊,从而做出正确的决定。

DOAJ新的收录标准

DOAJ的新标准实施以前,我们公开征集建议,受到了极大关注,并收到大量的建议。有些建议来自公共咨询机构,我们采用了这些建议。有些条款经过重新使用,采纳或者吸收成为了其他机构的工作方法,如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采用DOAJ的收录标准作为其准则;2015年7月,Scopus(Elsevier的产品)将是否被DOAJ索引作为其期刊收录标准之一,开始把他们数据库中的开放获取期刊标识出来[13]。令人振奋的是,DOAJ的新标准不是静态的,它可以做出调整,准确地反映开放获取出版的状态。为实现此目标,收录标准会不时更新,我们会邀请出版商相应地更新期刊在DOAJ数据库中的信息。新的标准会包括最佳行为准则和学术界应对问题出版商的方法。

DOAJ新的收录标准分为5个部分:(1)期刊基本信息;(2)文章处理流程的质量和透明度;(3)期刊的开放度;(4)内容许可;(5)版权问题。

另外,DOAJ选取了7条标准,如期刊满足这7条标准,可以获得DOAJ印章标志,代表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非常高,且遵循最佳行为准则和较高的出版标准。需要重点指出的是,这7条标准并非是获得DOAJ收录所需要的,而是额外的标准。

期刊基本信息

关于期刊基本信息,我们要求期刊须有专门的网站,每篇文章有一个PDF文档,期刊主页有链接直接链至所有相关信息(如作者指南、版权、许可等)。我们要求出版商须提供有效的、具体的进行主要出版工作所在的地址(该地址不能是通过中介机构注册的地址)和期刊专用的邮箱地址

(例如,info@journal.com 和 editor@yahoo. com不符合要求)。

非常重要的是,出版商须在期刊网站明确声明期刊由哪些机构运营。出版商不能使用与某些机构或期刊相似的名字,让作者和编辑误以为该刊是由那些机构运营的。而且,我们强烈反对出版商在期刊主页上公布假影响因子。DOAJ视其为不诚实的诱骗读者的行为。

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及文章处理流程的质量和透明度

为确保文章处理流程的质量和透明,DOAJ要求期刊须对文章同行评议,并声明同行评议的方式。我们还要求期刊声明应对抄袭的政策(但这不是获得收录的必须项)。我们还要求期刊提供编委会成员所在的机构信息,并确认他们有资格担任期刊的编委。我们会查看是否所有编委会成员均积极地参与期刊的日常工作,而不仅仅是挂名而已。我们还可能通过邮件或电话随机联系编委会成员,核实上述信息。

关于开放获取,我们要求期刊在其网站上明确声明开放获取政策,且其政策须符合BOAI对开放获取的定义。我们尝试鼓励出版商不仅仅声明“本刊是开放获取期刊”,因为“开放获取”的含义远不止免费阅读。开放获取不仅是“免费阅读”,而且是免费再利用,例如允许不受任何限制地使用,或在出版商规定的范围内使用。另外,我们不收录延迟开放获取的期刊。所有内容须在发表后立即开放获取。

内容许可和版权

我们鼓励出版商在每篇文章中嵌入版权和许可信息。因为文章发表后还有一个“发表后的阶段(a post-publication afterlife)”,而这一阶段通常与期刊本身无关。在文章中嵌入版权和许可信息,是出版商的责任,这样会使读者很容易知道他们可以如何使用该文章。将许可信息嵌入文章是DOAJ印章的要求,而不是获得DOAJ收录所必须的。

我们鼓励出版商采用知识共享许可(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但这不是获得DOAJ收录所必须的要求。出版商可采用其他类似的非CC许可协议,但须在期刊网站上明确声明许可协议的条款。自2008年以来,知识共享许可已是DOAJ的一部分,但DOAJ接受其他相似的许可协议,因为某些期刊在选取其许可协议时,其所在国尚未承认知识共享许可,DOAJ须在此问题上尽量包容些。如期刊采用的不是知识共享许可,但在其网站上明确声明了许可条款,则该期刊须在申请表中明确指出这一点。DOAJ视CC许可(知识共享许可)为最佳行为,因此,如期刊采用CC BY, CC BY-SA或CC BY-NC,则符合DOAJ印章的标准。针对其他出版商声明的特有许可协议,我们会个别审核。如出版商对许可问题的答案选择“否”(期刊的许可协议不允许再利用和再组合期刊内容),那么DOAJ将不会收录该期刊。如出版商选择”其他“,则其许可或出版协议须允许再利用和再组合期刊内容。

我们推荐的另外一个最佳行为是一个鼓励将内容复本存储进入机构支持库的更宽松的政策。出版商们对此有不同的政策,甚至每本期刊的政策也都不同,这使得作者很困惑,不清楚到底可以怎样处理自己的文章。期刊存储政策数据库,如Sherpa/Romeo [14],即为扫除作者这方面的困惑而成立,以保证所有政策能够在一个中央数据库永久获取。如期刊网站上声明更宽松的存储政策,说明该期刊实行更彻底的开放获取政策,允许作者存储自己的文章副本。这就是为何DOAJ视使用如Sherpa/Romeo数据库为最佳行为准则的原因。Romeo使用DOAJ的元数据,因此,Romeo中有些期刊词条是空的,或者是占位符,等待出版商更新正式的期刊信息。任何出版商想完善期刊在DOAJ中信息,都可联系Sherpa,并建议对于信息进行更新[14]。

我们确信作者应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并将此作为DOAJ印章的基本要求。不受限制的版权,指的是作者拥有所有权利,没有例外。有时,出版商声明作者拥有版权,但同时,出版商要求专有发表权和/或商业权转让。在这种情况下,很明显,作者并没有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由于版权问题很复杂,我们在DOAJ网站发表了两篇博文,详细阐述了此问题,并列举了实例,推荐了这方面的参考文献[15,16]。

即使版权转让给了出版商,只要文章的开放获取政策符合BOAI的定义,我们也收录此类期刊。但是,我们认为这种情形对作者是不利的,因为出版商对文章拥有完全的控制。例如,作者将版权转让给出版商,出版商采用CC BY-NC许可协议,那么,出版商将拥有文章的商业权。但是,如作者拥有版权,文章采用CC BY-NC许可协议,那么作者将拥有所有权利,包括商业权(与Science Europe的建议一致)。

DOAJ印章

如期刊满足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其词条旁会自动加一个绿色打勾图标,表明该期刊通过了DOAJ新的更严格的标准的审核。为了推广开放获取出版最佳行为,DOAJ推出7条额外标准,满足这些标准的期刊将有资格获得DOAJ印章。

%e5%9b%be2

图2。DOAJ的技术架构。(a)如期刊重新申请,并符合DOAJ 2014年3月推出的更严格的收录标准,DOAJ将在期刊词条旁加绿色打勾图标。(b)如期刊符合DOAJ印章的7条标准,DOAJ将在该期刊信息旁加DOAJ Seal图标,表明该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较高,并遵循最佳行为准则和较高的出版标准。

对所有期刊来说,须达到一定的质量水平和遵循最佳行为准则,才能被DOAJ收录;而DOAJ收录本身即表明了期刊质量和学术严肃度。而DOAJ印章是试图作为一种徽章,授予那些真正遵循开放获取出版最佳行为准则的期刊。请注意,DOAJ印章期刊(开放获取)出版实践出色的证明,而非对于科学质量的评价。为达到DOAJ印章的要求,期刊必须符合如下:

  • 与外部机构合作进行的长期的保存和期刊已出版内容的存储安排
  • 已出版文章有永久标识。永久标识指文章发表后,加给文章的独特标识,此标识永久跟随该文章。最常见的是CrossRef的DOI。
  • 为DOAJ提供文章元数据。期刊收录后三个月内,须将文章转化成规定的格式,并存储到DOAJ平台。
  • 将机器可阅读的CC协议信息嵌入文章,如上文所述,无论何时,读者都能清楚地知道

他们可以如何利用文章,尤其是如何再利用和分享文章。

  1. 根据CC许可协议或其他相似的协议,允许期刊内容的再利用和再组合。
  2. 期刊的存储政策须在存储政策目录的网站注册。DOAJ收录的期刊一般会在Sherpa/Romeo数据库中有基本词条,因为Sherpa/Romeo整合了DOAJ的数据。该基本词条的信息可能不完整,我们鼓励出版商直接联系Sherpa/Romeo,更新期刊词条[14]。
  3. 允许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这是DOAJ印章的最新标准。

每个申请表最下方都有DOAJ印章的标准,以鼓励出版商遵循开放获取出版的最高标准。满足这些标准,期刊即可拥有DOAJ印章标识。许多DOAJ印章标准已在前面的章节中讨论过,但第5条和第7条需要更多的解释。

第5条标准要求允许再利用和再组合,是开放获取的一项重要内容,即允许以尽可能多的方式再利用发表内容。DOAJ印章接受两种有限制条件的许可类型:仅用于非商业用途,或再组合的作品须采用原作品所使用的许可协议。DOAJ的收录标准更宽松些,还接受禁止衍生(商业或非商业)的许可协议。然而,我们希望出版商采用CC BY或相似的许可协议,因为这种许可协议允许不受限制的再利用文章内容。DOAJ印章的第7条标准要求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和发表权。许多出版商可能对不受限制的版权和发表权的理解有误。例如,出版协议可能声明作者拥有版权,但同时作者授予出版商专有发表权。DOAJ视这种情况为作者拥有受限制的版权和发表权。因此,此类期刊不符合DOAJ印章的要求。又如,出版商要求商业权利,作者只拥有(受到限制的)版权,这种情况下,期刊也不符合DOAJ印章的要求。最近,Science Europe也将“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列为资助欧洲研究的一项要求[3]。

DOAJ API简介

对期刊和作者来说,期刊被DOAJ收录的最大的好处是,极大地增加了期刊内容的可见度和曝光度。

%e5%9b%be3

图3。本图显示API包装如何添加到DOAJ数据库核心的外部。该包装使得第三方服务和我们自己的服务与DOAJ数据联结。出版商可通过CRUD API获取他们的数据。原图由Cottage Labs的Richard Jones提供。

2013年对出版商调查问卷显示[17]。这是他们想被DOAJ收录的最大的原因。DOAJ网站在Google搜索引擎中排名很靠前。搜索一个期刊,该期刊自己的网站排名可能很靠后,但该期刊在DOAJ上的页面排名却很靠前。向DOAJ提供文章元数据是为作者提供的一项服务,这是我们为何将其作为DOAJ印章标准的原因。而且,DOAJ的数据可在网上通过多种渠道获得。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增加同行评议开放获取期刊的可见度(Visibility),API和元数据收割项目也不例外。至今年年末,我们将开始采用具有一系列功能的API,元数据收割项目将部分完成。

我们的API项目将分三个阶段进行[18]。第一阶段已经开始了,它是可搜索的API,数据库向外部查询和本地查询开放。这就允许开发者将DOAJ数据整合进他们自己的数据库,DOAJ数据在多个地方存储,增加了其可见度。虽然我们已通过OpenURL和OAI-PMH增加了DOAJ数据的可见度,API仍能进一步增加可见度,而不仅仅是制作自定义搜索和数据集。第二阶段推行部分API,将允许出版商在DOAJ平台上新建、阅读、更新或删除(CRUD)期刊和文章元数据。这将对开放获取出版商来说是很大的工作量。与其他索引机构不同,DOAJ不主动从出版商那里采集元数据,而是依靠出版商自己上传数据。当然,这是一种限制并且上传的元数据的量仅仅是其一部分。

通过CRUD API使得出版商只需要花费很小的功夫,就能上传文章内容,几乎是无缝连接。第三阶段将实现大批申请的集中处理,这对大型出版商来说是个好消息,而且一些控件还会使DOAJ在外部数据库中有更好的品牌可见度。

元数据收割项目将使DOAJ首次主动从出版商那里收割文章元数据。这将使DOAJ数据库的文章数量几乎翻倍,DOAJ将成为索引机构中的佼佼者。该项目主要收割Europe PMC中被DOAJ收录的期刊的元数据,包括PLoS系列和Biomed Central。据估计,这将为DOAJ增加约200万篇文章,到11月份项目结束时,我们会得到更准确的数字。元数据收割项目最大的好处是,解决了当前我们只能接受XML格式数据的问题。有些出版商没有XML格式的数据或不使用OJS平台,如向DOAJ提供XML数据,则会增加他们的运营成本。(OJS软件带有方便使用的插件,可生产DOAJ要求的XML数据)。

DOAJ元数据,及其他机构使用该数据的情况

人们常说DOAJ处在开放获取运动的中心,事实的确如此。用Google搜索DOAJ收录的任何期刊,几乎每次都会得到同样的数据库URLs。 深入挖掘这些数据库,往往会显示该期的刊条目出自于DOAJ。

采用新的收录标准后,出版商提供了更多的期刊信息,我们的元数据更加丰富、准确。

我们的元数据可通过多种形式获得:OAI-PMH、CSV、OpenURL、Atom、JSON,很快也可以通过API获得。它整合到了其他产品和服务中,包括开源的和专有的。我们有证据表明其他服务机构直接复制我们的元数据并用他们来填充产品。我们知道数据集成商,例如EBSCO和Serial Solutions,的订购服务将我们的元数据应用到他们的产品中。很明显的是,很多服务机构依赖我们数据的质量,因为他们经常发邮件给我们,要求更正或解释某个期刊条目或某个特定文章数据。我们知道图书馆喜欢使用我们的数据,因为这增加了学生和教师可使用的开放获取期刊的可见度。

DOAJ已成为开放获取信息的很重要的来源。在过去的3年中,它已发展成提供人工审查的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独特平台。其它的平台包括Thomson Reuters[19](使用DOAJ的数据)和,最近推出的Scopus开放获取数据库(使用DOAJ和ROAD的数据标识开放获取期刊)和ROAD(DOAJ是唯一最重要的数据来源)。

DOAJ非常高兴能在科研交流中为各大出版商、数据库等服务,成为有着独特地位的信息平台。由于DOAJ提供权威的开放获取期刊列表和文章元数据收割服务,世界各地的图书馆都选择DOAJ作为其图书馆服务的书目数据的优先来源。另外,所有主要的发现服务供应商(EBSCO、Proquest、 Exlibris)是从DOAJ收割数据。这意味着DOAJ元数据已整合到他们的服务中并且分布到上千所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DOAJ收录的开放获取期刊,和订阅模式的期刊一起,无任何障碍地呈现给图书馆使用者。

高校和高校图书馆提供开放获取发表基金,为开放获取的文章提供文章处理费。通常,决定某期刊是否有资格获得该基金支持,是看该期刊是否被DOAJ收录。研究基金会和研究机构的强制性开放获取政策使用DOAJ提供的收录期刊信息,来决定哪些期刊符合他们的政策,例如,在许可、存储政策等方面。DOAJ还是科研人员研究学术交流和开放获取出版的最重要的信息来源。研究人员经常在文章中使用DOAJ的数据,并将DOAJ作为文章的参考文献。

资助

由于DOAJ提供的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DOAJ的运营完全依赖学术界的支持。来自25个国家的上百个高校图书馆和图书馆联盟的会员费占了所有的财务支持的50%。许多小型出版商为DOAJ提供小额资助。所有大型出版商和数据集成商每年都赞助DOAJ。这些赞助占了收入的50%。

最近几年,来自学术界的资助增长了25%。关于DOAJ财务状况的更多信息,请参考这里[21]。

参考文献

[1]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rg/bestpractice [cited 2015 Nov 27]. [2]   Available  from:  http://sparc.arl.org/blog/doaj-introduces-new-

standard [cited 2015 Nov 27].

[3] Available from: http://www.scienceeurope.org/uploads/Press Releases/270415_Open_Access_New_Principle s.pdf [cited 2015 Nov 27].

[4] Available from: http://journals.lub.lu.se/index.php/sciecominfo/ article/view/4912 [cited 2015 Nov 27].

[5]     Available   from:   http://www.lub.lu.se/ncsc2002   [cited   2015

Nov 27].

[6] Available from: http://revista.ibict.br/liinc/index.php/liinc/article/ view/279/166 [cited 2015 Nov 27].

[7] Available from: http://www.inasp.info/en/work/journals-online/ [cited 2015 Nov 27].

[8]     Available from: http://is4oa.org/ [cited 2015 Nov 27].

[9]     Available from: https://www.google.com/analytics/ [cited 2015

Nov 27].

[10] Available from: http://www.budapestopenaccessinitiative.org/ boai-10-recommendations [cited 2015 Nov 27].

[11] Available from: http://citesandinsights.info/civ15i9on.pdf [cited 2015 Nov 27].

[12] Available from: https://theconversation.com/african-academics- are-being-caught-in-the-predatory-journal-trap-48473 [cited 2015

Nov 27].

[13] Available from: http://blog.scopus.com/posts/scopus-to-launch- open-access-indicator-for-journals-on-july-29#.VayHUk8V7vc. twitter [cited 2015 Nov 27].

[14] Available from: http://www.sherpa.ac.uk [cited 2015 Nov 27]. [15]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urnals.wordpress.com/2015/05/

19/copyright-and-licensing-incompatibility-part-1/ [cited 2015

Nov 27].

[16]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urnals.wordpress.com/2015/06/ 02/copyright-and-licensing-part-2/ [cited 2015 Nov 27].

[17] Available from: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kuU7N8XS- aZUgSu5XaLoamTd7ZE3buu69fJyYYKFtns [cited 2015 Nov 27].

[18]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rg/api/v1/docs [cited 2015 Nov 27]. [19]   Available from: http://science.thomsonreuters.com/cgi-bin/linksj/

opensearch.cgi [cited 2015 Nov 27].

[20]   Available from: http://road.issn.org/ [cited 2015 Nov 27].

[21] Available from: http://is4oa.org/2015/10/23/doaj-finances-from- 2013-to-2015/ [cited 2015 Nov 27].

COMPETING INTERESTS

The authors declare no competing interests.

PUBLISHING NOTES

@2015 Olijhoek et al.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C BY 4.0),

 允许不受限制的使用、以任何媒介传播,只要本文被正确引用即可。使用条款及发表政策,请参阅www.scienceopen.com。

本文可能尚未经过同行评议。本文将一直欢迎发表后来自同行的评议。查看当前审稿状态,请点击此处或扫描右侧的二维码。

 

 

 

 

欧盟:2020年以后所有科学文章进行开放获取

2016年5月27日星期五,欧盟负责科学、创新、贸易和工业的部长决定,从2020年开始,科学论文必须向所有人免费开放。这个目标是之前为了促进开放科学而已经给出的一揽子建议中的一部分。此决定同时指出,对于研究数据,如果可能,也要作为开放数据进行出版,并且数据必须可为第三方获取。

在这个2020年后全面进行科学论文开放获取的欧盟决定之前,欧盟秘书长Sander Dekker 在两年前就曾经决定,在2024年,所有的科学论文都应该是100%开放获取的。

原文:

EU: from 2020 “open access” standard for all scientific articles

Friday May 27 2016 the European ministers of science, innovation, trade, and industry decided that from 2020 all scientific articles must be freely available to everyone. This goal is part of a broader set of recommendations that has been done to promote open science. The Ministers also decided that research data, if possible, should be published as open data, and that the data must be made available to third parties.

This European decision for fully open access of scientific articles in 2020 is ahead of the position of Secretary Sander Dekker. Two years ago he decided that that in 2024 all scientific articles should be 100 percent open access available.

点击访问英文原文网站@www.openaccess.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