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ASPA to host Twitter Chat on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On Wednesday 22nd February 2017, OASPA will host a live Twitter chat about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with Xin Bi (Xi’an Jiaotong-Liverpool University/DOAJ), Ina Smith (Academy of Science of South Africa), Abel Packer (SciELO), and Lars Bjørnshauge (DOAJ) from 1pm-2pm BST (5am PST, 8am EST, 10am BRT, 2pm CET, 2pm WAT,3pm SAST, 6.30pm IST, 9pm CST, 10pm KST, 12am + 1 day AEDT).
Please join us on Twitter for the hour by tweeting your questions about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using the hashtag #OASPAChat, and Xin, Ina, Abel and Lars will be there to answer them in realtime.
This Twitter Chat will allow the open access community and the general public the opportunity to ask questions about the current state of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Global South. Our chat participants will be able to reflect on issues such as: the particular challenges posed by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South Africa, Latin America, and China in particular); the future of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and how open access journals in the Global South ensure they are recognised as legitimate and quality publishing channels within a global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system.
OASPA will be moderating the questions tweeted on the hashtag, and we’ll aim to get as many questions answered as possible during the chat. The chat is open to everyone, so please do spread the word to anyone you think might be interested. If you have any further questions regarding the chat,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contact Leyla Williams, Events and Communications Coordinator, at leyla.williams@oaspa.org.
Our recent webinar on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with Xin Bi, Ina Smith, Abel Packer and Lars Bjørnshauge can be found here. Our blogpost reflecting on the discussion is here.

Librarians Day an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Asia Library Advisory Board meeting in Jakarta 2017

2017-calab-meeting-%e9%9b%85%e5%8a%a0%e8%be%be
CALAB member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regions in Asia

 

It is my third time to participate i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Asia Library Advisory Board. This year it was held in the campus of University of Indonesia. As always it was very nice to meet experts in libraries and publishers from different country and learn from each other. The most interesting thing is that from the talking with people we can see the trends in academic publishing.

img_20170116_094319
The wondeful dance to show Indonesia Culture

 

IMG_20170116_131739.jpg
University of Indonesia

 

To me the meeting is also a good chance to learn the culture of Indonesia, the dance before the event has been well enjoyed by all. It is also very impressive that two university staff seriously annouced how to deal with emergency such as in case of earthquake during the meeting though it is very unlikely to happen, but I do appreciate this kind of strict formal procedure. This is something that seems minor but do matter.

img_20170116_092517
The staff is making safty announcement

 

I always enjoy travel to diffent country and to walk randomly on the streets, listen and observe. Jakarta is a huge city, the inner city is very modern and the outer circle is much more less developed. And it is true that the traffic is very heavy. When I took a taxi from the hotel in Depok where the University of Indonesia is located, it took more than one hour to go to the city centre where the indepedent plaza and national museum is and I took a good nap in the taxi.

IMG_20170118_161550.jpg
National Museum

 

While the experience in Jakarta airport custom was not good, though I have been told the staff in the custom has been changed for better but to my observation, they are trying to ask people for money while doing their job, especially to Chinese people. While I refused to give any money, I felt very shocked to see this in a custom which ususally would be seen as the showcase window for a country.

I did a presentation titled as “Physical use of the Library how to deal with declining rising trends What the implications are for resource provision” in the CALAB meeting. With my rather “radical” view of the role of the library in the era of Internet, the conversation has been triggered and people started to argue with me and each other. But anyway we all do agree that the library still have a future, the librarians still have a future.

布达佩斯开放获取声明 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2002

翻译:毕新

Translated by Xin BI

Original URL of the BOAI 2002: http://www.budapestopenaccessinitiative.org/read

This translation is an open-access article distributed under the terms of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License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 which permits unrestricted  distribution, and reproduction in any medium, provided the original work is properly cited.

Read the 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

An old tradition and a new technology have converged to make possible an unprecedented public good. The old tradition is the willingness of scientists and scholars to publish the fruits of their research in scholarly journals without payment, for the sake of inquiry and knowledge. The new technology is the internet. The public good they make possible is the world-wide electronic distribution of the peer-reviewed journal literature and completely free and unrestricted access to it by all scientists, scholars, teachers, students, and other curious minds. Removing access barriers to this literature will accelerate research, enrich education, share the learning of the rich with the poor and the poor with the rich, make this literature as useful as it can be, and lay the foundation for uniting humanity in a common intellectual conversation and quest for knowledge.

一项历史悠久的传统和新技术汇聚在一起,使得一件史无前例的公共利益成为可能。这一悠久传统就是科学家和学者们由于探究和知识的原因,希望能够在学术刊物上以无需付费的方式发表他们研究成果的的愿望。而这项新技术就是互联网。它们所促成的可能的公共利益就是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文献在全世界范围内以电子形式进行分发,并且所有科学家、学者、教师、学生,以及其他求知的人们都可以完全自由地不受限制地访问这些文献。将置于这些文献之上的访问限制去除,将会促进研究,丰富教育, 在富裕或贫穷的人群之间分享学习,使文献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可能,为将人类基于共同的知性对话(common intellectual conversation)和对于知识的诉求的联合打好基础。

For various reasons, this kind of free and unrestricted online availability, which we will call open access, has so far been limited to small portions of the journal literature. But even in these limited collections, many different initiatives have shown that open access is economically feasible, that it gives readers extraordinary power to find and make use of relevant literature, and that it gives authors and their works vast and measurable new visibility, readership, and impact. To secure these benefits for all, we call on all interested institutions and individuals to help open up access to the rest of this literature and remove the barriers, especially the price barriers, that stand in the way. The more who join the effort to advance this cause, the sooner we will all enjoy the benefits of open access.

由于各种原因,这种免费的、无限制的、在线的文献获取形式,我们称之为开放获取(open access),到目前为止只有有限的一小部分的期刊采用。但是即使这些数量有限的期刊所表现出来的多种运行模式,已经展示出开放获取方式从经济的角度来看是切实可行的。这种获取形式给予了读者非凡的能力(extraordinary power),以查找并使用相关文献,并且给予作者和及其作品巨大的、可衡量的、新的可见度、读者和影响力。为了继续为所有人保持这些益处,我们呼吁所有感兴趣的机构和个人帮助开放获取其他还未开放的文献,去除这其中尚存的障碍,特别是价格障碍。参与努力促进开放获取运动的人越多,让所有人能够从开放获取收益的时刻就来临的越快。

The literature that should be freely accessible online is that which scholars give to the world without expectation of payment. Primarily, this category encompasses their peer-reviewed journal articles, but it also includes any unreviewed preprints that they might wish to put online for comment or to alert colleagues to important research findings. There are many degrees and kinds of wider and easier access to this literature. By “open access” to this literature, we mean its free availability on the public internet, permitting any users to read, download, copy, distribute, print, search, or link to the full texts of these articles, crawl them for indexing, pass them as data to software, or use them for any other lawful purpose, without financial, legal, or technical barriers other than those inseparable from gaining access to the internet itself. The only constraint on reproduction and distribution, and the only role for copyright in this domain, should be to give authors control over the integrity of their work and the right to be properly acknowledged and cited.

网络上应该被自由获取的文献是由学者们共享给这个世界的,而且没有要求任何报酬。基本上上述文献类别包括同行评价期刊论文,但是,也应该包括任何作者希望将其放在网络上,以征求意见或者提醒同行有关重要的研究发现的,没有经过同行评价的预印本。文献获取方式的广度和容易程度有着多种程度和类别。文献的开放获取,我们定义为在公共互联网上的免费可用(free availability),允许任何人阅读、下载、复制、分发、打印、检索、或者链接指向文章的全文,或者用于任何其他合法的目的,而没有除了网络本身所带来的无法避免的障碍以外的其他财务、法律、或者技术的障碍。对于复制以及分发的唯一限制,并且是在这一领域的知识版权的唯一作用,应该是给予作者其作品完整性的控制权,以及作者能够被正确的声明致谢并引用。

While the peer-reviewed journal literature should be accessible online without cost to readers, it is not costless to produce. However, experiments show that the overall costs of providing open access to this literature are far lower than the costs of traditional forms of dissemination. With such an opportunity to save money and expand the scope of dissemination at the same time, there is today a strong incentive for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s, universities, libraries, foundations, and others to embrace open access as a means of advancing their missions. Achieving open access will require new cost recovery models and financing mechanisms, but the significantly lower overall cost of dissemination is a reason to be confident that the goal is attainable and not merely preferable or utopian.

虽然同行评议期刊文献应该以读者免费的方式在线访问获取,生产这些文献的过程并不是完全没有成本的。但是,研究表明,提供文献开放获取的总成本显著低于传统分发形式的成本。由于有着这样一个节约经费的机会,同时,可以扩大分发的范围,现在激励着专业协会、大学、图书馆、基金会,以及其他人积极欢迎开放获取,并将之作为机构信奉开放获取,将之作为发展自己使命的方式。达到开放获取的目标,将会需要新的成本分担模式和财务机制,但是,分发的显著较低的总费用,可以令人坚信这个目标是可达到的,而不仅仅是一厢情愿或者乌托邦。

To achieve open access to scholarly journal literature, we recommend two complementary strategies.

为了实现学术期刊文献的开放获取,我们推荐以下两种互为补充的策略。

  1. Self-Archiving: First, scholars need the tools and assistance to deposit their refereed journal articles in open electronic archives, a practice commonly called, self-archiving. When these archives conform to standards created by the Open Archives Initiative, then search engines and other tools can treat the separate archives as one. Users then need not know which archives exist or where they are located in order to find and make use of their contents.

I.自行存档(Self-Archiving):首先,学者们需要工具和协助将已评阅过的前文章保存在开放的电子存储库中,这是一种通常称之为自行存档的做法。如果这些文档符合开放文库计划(Open Archives Initiative)制定的标准,那么搜寻引擎和其他工具就可以将独立的文库作为一个整体来处理。用户不需要知道有哪些文库以及其存贮位置就可以使用其内容。

  1. Open-access Journals: Second, scholars need the means to launch a new generation of journals committed to open access, and to help existing journals that elect to make the transition to open access. Because journal articles should be disseminated as widely as possible, these new journals will no longer invoke copyright to restrict access to and use of the material they publish. Instead they will use copyright and other tools to ensure permanent open access to all the articles they publish. Because price is a barrier to access, these new journals will not charge subscription or access fees, and will turn to other methods for covering their expenses. There are many alternative sources of funds for this purpose, including the foundations and governments that fund research, the universities and laboratories that employ researchers, endowments set up by discipline or institution, friends of the cause of open access, profits from the sale of add-ons to the basic texts, funds freed up by the demise or cancellation of journals charging traditional subscription or access fees, or even contributions from the researchers themselves. There is no need to favor one of these solutions over the others for all disciplines or nations, and no need to stop looking for other, creative alternatives.

II.开放获取期刊(Open-access Journals):其次,学者们需要创办新一代开放获取期刊的方法,并且帮助现有的期刊完成面向开放获取的转变。由于期刊论文应该被尽可能广泛传播,这些新期刊将不再援引版权对于其发表的资料进行限制访问获取和使用。对已经出版的资料的存取不再有版权方面的限制。相反,他们将会使用版权和其他的工具来确保他们出版的所有论文可以永久地开放获取。因为价格是期刊获取的障碍,这些新期刊将不再收取订阅或者获取费用,将会转向其他方法来解决费用问题,在此方面有多种可替代的资助来源,包括基金会、资助研究的政府、雇用研究人员的大学和实验室、由学科或者协会设立的捐赠基金、开放获取事业的友人、对基本文本的附件销售的获益、也包括收取传统订阅费用或者存取费用的期刊的终止或者取消所释放出来的资金,甚至来源于研究人员自己。对于这些方案,对于所有学科和国家来说,没有必要一定要说那一个方案更好,也应该不断寻找其他的创新的选择。
Open access to peer-reviewed journal literature is the goal. Self-archiving (I.) and a new generation of open-access journals (II.) are the ways to attain this goal. They are not only direct and effective means to this end, they are within the reach of scholars themselves, immediately, and need not wait on changes brought about by markets or legislation. While we endorse the two strategies just outlined, we also encourage experimentation with further ways to make the transition from the present methods of dissemination to open access. Flexibility, experimentation, and adaptation to local circumstances are the best ways to assure that progress in diverse settings will be rapid, secure, and long-lived.

同行评议的开放获取期刊是目标。自行存档(I)和新一代开放获取期刊(II)是达到这一目标的方法。这两种途径不是目标的仅有的直接的和有效的方法,但是在学者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可以立刻开始,并且不需要等待市场或者法律来进行变革。在支持上述两种策略的同时,我们也鼓励进一步将现有期刊分发方式转换到开放获取的实验。保持灵活性,实验,以及根据当地情况进行改变,是保证不同环境下转变过程能够快速,安全和长久的好办法。

The Open Society Institute, the foundation network founded by philanthropist George Soros, is committed to providing initial help and funding to realize this goal. It will use its resources and influence to extend and promote institutional self-archiving, to launch new open-access journals, and to help an open-access journal system become economically self-sustaining. While the Open Society Institute’s commitment and resources are substantial, this initiative is very much in need of other organizations to lend their effort and resources.

由慈善家George Soros创建的基金网络开放社会研究所,承诺为实现这一目标提供初始帮助和资金。该基金将会运用其资源和影响来扩展并推广机构自行存档,创办新的开放获取期刊,并帮助开放获取期刊系统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尽管开放社会研究所提供的资源和承担的义务是实质性的,这一计划也非常需要借力于其他组织的努力和资源。

We invite governments, universities, libraries, journal editors, publishers, foundations, learned societies,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s, and individual scholars who share our vision to join us in the task of removing the barriers to open access and building a future in which research and education in every part of the world are that much more free to flourish.

我们邀请持有相同愿景的政府机构、大学、图书馆、杂志编辑、出版社、基金会、学术团体、专业学会和学者们和我们一起,共同消除开放获取所面临的障碍,共建一个研究和教育在世界上每一个地方都能够钢架自由发展的未来。

February 14, 2002
Budapest, Hungary

Leslie Chan: Bioline International
Darius Cuplinskas
: Director, Information Program, Open Society Institute
Michael Eisen
: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Fred Friend
: Director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Yana Genova
: Next Page Foundation
Jean-Claude Guédon: University of Montreal
Melissa Hagemann
: Program Officer, Information Program, Open Society Institute
Stevan Harnad: Professor of Cognitive Science, 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 Universite du Quebec a Montreal
Rick Johnson
: Director, 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 (SPARC)
Rima Kupryte: Open Society Institute
Manfredi La Manna
: Electronic Society for Social Scientists
István Rév: Open Society Institute, Open Society Archives
Monika Segbert: eIFL Project consultant
Sidnei de Souza
: Informatics Director at CRIA, Bioline International
Peter Suber
: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Earlham College & The Free Online Scholarship Newsletter
Jan Velterop
: Publisher, BioMed Central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in Video and PPT

The webinar on 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the Global South was orgianzed by 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 on 8 Dec 2016 was successfully done with Lars the Managing Director of DOAJ as the chair.

This webinar was only opened to members of OASPA and then opened for all to have access to the full vidoe of the webinar, also the presentaion slides are available as well. Please go to http://oaspa.org/information-resources/oaspa-webinars/ to find the filmed presentation and the slides.

开放获取及出版的标准

开放获取及出版的标准

Tom Olijhoek*, Dominic Mitchell, and Lars Bjørnshauge

通讯作者:Tom Olijhoek (tom.olijhoek@gmail.com)

发表日期:2015年11月16日(版本1)

引用方式:Olijhoek et al. ScienceOpen Research 2015 (DOI: 10.14293/S2199-1006.1.SOR-EDU.AMHUHV.v1)

scienceopen

审稿状态:本文将处于持续评审状态之中。查看当前审稿状态和最新审稿意见,请点击此处 ,或扫描文章结尾处的二维码。

一级学科:信息和图书馆科学

二级学科:交流网络、数据库、人机互动

关键词:元数据,开放获取出版,BOAI定义,问题出版商,DOAJ标准,DOAJ印章,许可和版权,DOAJ API,知识共享许可,最佳出版行为准则

摘要

本文介绍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 (DOAJ)的历史和现状。简要回顾DOAJ的历史后,本文详细阐述了DOAJ对开放获取、知识产权和问题出版商所采取的政策。本文的大部分篇幅用来介绍DOAJ如何使用新的收录标准来评估开放获取期刊,为何选取7个附加条件作为DOAJ印章的收录标准。本文的最后一部分阐述了DOAJ将来可能为研究人员和出版商提供的服务,包括数据库搜索和元数据的上传。现今的DOAJ平台更强大,数据库更稳定,服务进一步提升,已允许用户上传并整合元数据。

引言

2015年6月,出版伦理委员会(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DOAJ(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开放获取学术出版商协会(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和世界医学编辑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medical Editors)更新了2013年发表的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1] 。这些准则由DOAJ的收录标准扩展而来,并于2014年3月起实施 [2]。

此外,今年4月,50位Science Europe成员发布了一项声明,其内容是关于在开放获取领域提供资助或者补贴时对于出版商的四项指导准则[3]。其中第一条原则要求期刊须被DOAJ、Web of Science, Scopus或PubMed收录。第二条原则则与申请获取DOAJ印章(Criteria that DOAJ uses for the Seal)的其中一个标准一致,即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自2003年DOAJ成立并以提供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索引和获取服务为目标以来,上述两项声明可谓是这一长期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式。

学术出版的开放获取日趋成熟,DOAJ从未像今天这样已成为开放获取学术出版的中坚力量。很难相信,DOAJ于2012年底推出了新的平台后,其数据库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DOAJ在功能、数据质量和标准化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在技术合作方Cottage Labs的支持下,DOAJ已完成至少13个大型或超大型开发项目,仍有3个超大型项目正在进行中。所有项目的费用支付都来源于我们的会员和支持者的捐赠。正在进行的两个激动人心的项目将收获颇丰。(虽然平台更替需要很多复杂的项目来完成,但这些项目是非常必要的:它们使平台更稳定,可规避风险,加强平台能力建设,并保持平台数据的准确。)

DOAJ历史简介[4]

DOAJ最初的收录标准不像今天这样严格。最初的申请表仅包括期刊基本信息。DOAJ工作人员根据此信息在网上查找该期刊,联系出版商,并做进一步调查。最初的申请表仅包含6个问题。一旦确认期刊属实,DOAJ工作人员会要求出版商填写另一份表格,并提供更多信息。期刊申请评审人员被要求自行查找更多信息 。

据DOAJ创始人Lars Bjørnshauge介绍,“当时,人们很难预测开放获取在学术出版行业会发展的如此迅速。当然了,这正是我们追求的目标。2003年开放获取出版发展的速度可没有这么快。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审阅期刊申请,甚至不要求出版商提供这些信息,而能够自己对于每个申请逐条核实期刊信息,查看期刊质量,确认期刊是否遵循最佳行为准则。

创立一个收录同行评议的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综合性平台将使整个学术界收益,基于这个理念,DOAJ在第一届北欧学术交流会议(First Nordic Conference on Schalarly Communication)上成立[5]。创立之初,DOAJ收录了300本期刊,这些期刊的文章全文都是在文章接受以后立即开放获取。2004年,我们增加了文章索引服务。截至2006年,DOAJ收录了2000多本期刊,并在期刊词条中增加了文章处理费的信息。因为收取文章处理费已成为开放获取期刊很重要的运营模式。2007年,DOAJ开始实施会员制度,以帮助DOAJ顺利地从一个项目过渡到一个成型的服务平台。2008年4月,DOAJ收录了3000多本期刊。从那时起,DOAJ开始要求开放获取期刊采用知识共享许可(Creative Commons Licences)作为其最佳行为准则。2008年至2011年,DOAJ成为学术数据的重要来源。DOAJ发表了每年收录的来自各个国家的期刊数据。该数据显示,美国和巴西是期刊收录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随着Redalyc项目为开放获取出版的基础设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SciELO umbrella加快了南美开放获取的发展[6]。开放获取运动在亚洲的发展也非常迅速,许多期刊开始采用开放获取运营模式。DOAJ收录的来自亚洲的期刊在两年内增长了10%到15%。通过INASP的努力,很多亚洲国家(孟加拉国、尼泊尔、斯里兰卡、越南和菲律宾等)的开放获取期刊都能发表在Journals OnLine项目(JOL)。JOL项目是INASP成立的,专门用来收录来自这些国家的开放获取期刊[7]。2013年1月,DOAJ从瑞典隆德大学改由Infrastructure Services for Open Access(IS4OA)管理[8]。这次改变使得DOAJ从一个小型的索引项目成为一个知名的期刊收录平台。目前,DOAJ已是世界公认的最重要的同行评议开放获取期刊的搜索平台 。

DOAJ收录的开放获取期刊的数量从2003年的300本已增至2015年的10000多本。随着收录期刊数量的增长速度不断加快,资助者开放获取政策的激增和高校出版基金开始要求索引目录能够提供期刊的更细粒度的信息(例如,以决定是否赞助作者支付在某个期刊的文章处理费)。这就需要采取更严格的收录标准,以能符合相关方面的期望,并能促使期刊自己主动促进最佳出版行为和透明原则,并且能应对来自于期刊数量快速增长的逐渐成熟的开放获取市场的挑战。2003年以来,开放获取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e5%9b%be1

图1。2004年3月至2015年3月,DOAJ收录期刊数量的变化。来源:Heather Morrison: Dramatic Growth of Open Access series, The Imaginary Journal of Poetic Economics: http://poeticeconomics.blogspot.ca/2015/04/dramatic-growth- of-open-access-2015.html。

通过数据或统计了解DOAJ

申请被DOAJ收录的期刊数量多的惊人,以至于很难相信世界上竟有这么多的开放获取期刊。例如,仅来自巴西的期刊就已收录了1012本,还有280本正在审核中。2014年3月以来,已有268个来自巴西的期刊申请被拒。 巴西仅仅是被DOAJ收录期刊的135个国家之一,但有56个国家仅有10本或不足10本的期刊。美国、巴西、英国和西班牙是DOAJ收录期刊数量最多的国家,共3366本。美国、印度、巴西和英国是DOAJ收到的申请最多的国家,共5746个(包括等待处理的、正在处理的、已接收的和已拒绝的)。目前DOAJ仍有超过4100个申请等候DOAJ团队的处理。

为排除不完整的申请、重复申请和垃圾邮件信息,确保客观公正,每个完整有效的申请都由三位编辑审核:责任编辑、编辑和副编辑。副编辑负责最初的审核工作,查看申请表中信息是否正确,与期刊联系人沟通。副编辑审核完成后,申请提交给编辑,编辑建议接收或拒绝申请。最终,申请提交给责任编辑,责任编辑对申请做出最终决定。DOAJ每周收到约80个新申请,这个数量仅在不同的季节有很小的变动。

Google Analytics的结果显示,访问申请表页面的人当中,有95%没有完成填写并成功提交。在成功提交的申请中,并不是所有的申请都能通过第一轮审核。约5%至7%的申请立即被拒,因为它们或者是重复申请、没有注册过的ISSN、申请表填写不完整,甚或是垃圾申请。(很难相信,假冒奢侈墨镜品牌的供应商竟有耐心填写申请表中的54个问题,仅为了有可能将公司名字列在DOAJ网站上!)

DOAJ于2014年3月提高了收录标准之后[2],已拒绝了约3500个申请,接收了1910个申请。目前仍有1900个申请正在处理。

就流量来讲,去年DOAJ网站的访问者高达250多万,其中,75% 为用户[9]。与上一年相比网站访问量增长了约25%。其原因部分为DOAJ被多个重要的搜索引擎索引,另一部分是由于DOAJ重新添加了OpenURL功能,重新与第三方数据库(如Serial Solutions和EBSCO)联结起来 (在任何一个月份里,这两项服务贡献了DOAJ网站30%的流量)。

开放获取的不同解读

随着开放获取期刊数量的增多,期刊和出版商对“开放获取”的解读出现了多种版本。2002和2010 BOAI[10]对开放获取的定义为:

将同行评议的研究文献“开放获取”,我们指的是在公共的互联网上可免费获取,允许所有人阅读、下载、复制、传播、打印、搜索、并链接至文章全文,抓取全文供检索之用,置入软件作数据之用, 或其它的合法用途,除了上网条件限制以外,没有金融、法律及技术等障碍。对复制及传播的唯一限制, 以及著作权在这方面唯一的作用应是让作者能够保证其文章内容的完整性并且他们有权利使他们的文章被恰当地承认和引用。

许多出版商仍只允许读者免费阅读开放获取的内容,并利用自己的版权转让协议,限制作者的权利。而且,更常见的情况是,出版商要求作者授权给他们专有发表权,或者作者拥有版权,但出版商拥有商业权。

DOAJ已在新的收录标准中,对上述情形及其他问题做了阐释。

首先,我们要说明为何DOAJ只收录完全开放获取期刊,而不收录“混合式期刊”。混合式期刊仅部分内容是开放获取的。

混合式期刊

DOAJ为何不收录混合式期刊? 混合式期刊在开放获取中确实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且它们一般都是有着传统“高信誉”的期刊。这些期刊往往与那些良好口碑和高质量的期刊有联系。混合式期刊确已成为了“传统” 出版商涉足开放获取市场的一种方式。

虽然网络上有一些与事实相反的信息(请试试在网络上搜索“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and Hybrid Journals”),但是事实上DOAJ从来没有收录过混合式期刊。DOAJ的建立并不是为了收录订阅模式期刊。

出版商提出,混合模式仅是他们通往完全开放获取途径的过渡状态,但我们对此持怀疑态度。有的人认为混合式期刊使得出版商获得了在订阅费收入的基础上,额外的来自文章处理费的收入,导致出版商对同一内容“双倍收费”。对此,出版商回应说,订阅费额度会根据开放获取内容的比例相应调整。但出版商的收入详情并不完全公开,因此,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出版商的这一说法。最近,有些出版商推出了新的折中模式,将混合式开放获取的收费和已发表内容的获取绑定为一个产品。这些新发明将对开放获取的推动有多大影响,我们拭目以待。

问题出版商

最近几年,一种新的现象引起人们的注意。有些不道德的出版商试图利用收取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的经营模式(事实上,开放获取出版有另一种补贴期刊模式,即开放获取由基金组织和高校等机构资助。实际上,尽管大部分开放获取的文章发表基于文章处理费,但大部分开放获取期刊采用了这种机构补贴模式。)[11]。而问题出版商(我们倾向于这么称呼此类出版商)基于文章处理费模式正在开发期刊市场更低的进入门槛。在传统的订阅经营模式下,出版商不可能这么容易地成立出版公司,并在一夜之间推出大量新期刊。一个典型的问题出版商有可能在一天之内成立20至30本新期刊。

问题出版商得益于“不发表,则死亡”的学术综合症,将目标瞄准了发展中国家的作者[12]。在这些国家,研究人员职位的提升和现金奖励直接与发表的文章挂钩,因此,他们急切地希望在国际期刊上发表文章。但由于北美和西欧的期刊在筛选文章时对发展中国家文章的偏见,这些研究人员很难在此类期刊上发表文章。另外,西方学术出版界经常认为发展中国家的研究是“地方的、区域的”,而非“国际的”。由此,你可以很容易明白,为何问题出版商能这么轻松地找到猎物。当发展中国家的作者在西方期刊上发表无望时,那些问题出版商积极推销的期刊就变得吸引人了。

另外,事实上,不论作者来自哪个国家,该国经济情况如何,他们都没有经验,手头上也没有信息,来判断某个期刊是否具有良好的信誉。

DOAJ对问题出版商采取的措施,不仅包括更为严格和详细的收录标准,而且DOAJ与其他组织合作,一起抵制这种现象。例如,前文提到的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以及最近推出的ThinkCheckSubmit运动,可以帮助研究人员在投稿前,有能力甄别期刊,从而做出正确的决定。

DOAJ新的收录标准

DOAJ的新标准实施以前,我们公开征集建议,受到了极大关注,并收到大量的建议。有些建议来自公共咨询机构,我们采用了这些建议。有些条款经过重新使用,采纳或者吸收成为了其他机构的工作方法,如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采用DOAJ的收录标准作为其准则;2015年7月,Scopus(Elsevier的产品)将是否被DOAJ索引作为其期刊收录标准之一,开始把他们数据库中的开放获取期刊标识出来[13]。令人振奋的是,DOAJ的新标准不是静态的,它可以做出调整,准确地反映开放获取出版的状态。为实现此目标,收录标准会不时更新,我们会邀请出版商相应地更新期刊在DOAJ数据库中的信息。新的标准会包括最佳行为准则和学术界应对问题出版商的方法。

DOAJ新的收录标准分为5个部分:(1)期刊基本信息;(2)文章处理流程的质量和透明度;(3)期刊的开放度;(4)内容许可;(5)版权问题。

另外,DOAJ选取了7条标准,如期刊满足这7条标准,可以获得DOAJ印章标志,代表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非常高,且遵循最佳行为准则和较高的出版标准。需要重点指出的是,这7条标准并非是获得DOAJ收录所需要的,而是额外的标准。

期刊基本信息

关于期刊基本信息,我们要求期刊须有专门的网站,每篇文章有一个PDF文档,期刊主页有链接直接链至所有相关信息(如作者指南、版权、许可等)。我们要求出版商须提供有效的、具体的进行主要出版工作所在的地址(该地址不能是通过中介机构注册的地址)和期刊专用的邮箱地址

(例如,info@journal.com 和 editor@yahoo. com不符合要求)。

非常重要的是,出版商须在期刊网站明确声明期刊由哪些机构运营。出版商不能使用与某些机构或期刊相似的名字,让作者和编辑误以为该刊是由那些机构运营的。而且,我们强烈反对出版商在期刊主页上公布假影响因子。DOAJ视其为不诚实的诱骗读者的行为。

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及文章处理流程的质量和透明度

为确保文章处理流程的质量和透明,DOAJ要求期刊须对文章同行评议,并声明同行评议的方式。我们还要求期刊声明应对抄袭的政策(但这不是获得收录的必须项)。我们还要求期刊提供编委会成员所在的机构信息,并确认他们有资格担任期刊的编委。我们会查看是否所有编委会成员均积极地参与期刊的日常工作,而不仅仅是挂名而已。我们还可能通过邮件或电话随机联系编委会成员,核实上述信息。

关于开放获取,我们要求期刊在其网站上明确声明开放获取政策,且其政策须符合BOAI对开放获取的定义。我们尝试鼓励出版商不仅仅声明“本刊是开放获取期刊”,因为“开放获取”的含义远不止免费阅读。开放获取不仅是“免费阅读”,而且是免费再利用,例如允许不受任何限制地使用,或在出版商规定的范围内使用。另外,我们不收录延迟开放获取的期刊。所有内容须在发表后立即开放获取。

内容许可和版权

我们鼓励出版商在每篇文章中嵌入版权和许可信息。因为文章发表后还有一个“发表后的阶段(a post-publication afterlife)”,而这一阶段通常与期刊本身无关。在文章中嵌入版权和许可信息,是出版商的责任,这样会使读者很容易知道他们可以如何使用该文章。将许可信息嵌入文章是DOAJ印章的要求,而不是获得DOAJ收录所必须的。

我们鼓励出版商采用知识共享许可(CC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但这不是获得DOAJ收录所必须的要求。出版商可采用其他类似的非CC许可协议,但须在期刊网站上明确声明许可协议的条款。自2008年以来,知识共享许可已是DOAJ的一部分,但DOAJ接受其他相似的许可协议,因为某些期刊在选取其许可协议时,其所在国尚未承认知识共享许可,DOAJ须在此问题上尽量包容些。如期刊采用的不是知识共享许可,但在其网站上明确声明了许可条款,则该期刊须在申请表中明确指出这一点。DOAJ视CC许可(知识共享许可)为最佳行为,因此,如期刊采用CC BY, CC BY-SA或CC BY-NC,则符合DOAJ印章的标准。针对其他出版商声明的特有许可协议,我们会个别审核。如出版商对许可问题的答案选择“否”(期刊的许可协议不允许再利用和再组合期刊内容),那么DOAJ将不会收录该期刊。如出版商选择”其他“,则其许可或出版协议须允许再利用和再组合期刊内容。

我们推荐的另外一个最佳行为是一个鼓励将内容复本存储进入机构支持库的更宽松的政策。出版商们对此有不同的政策,甚至每本期刊的政策也都不同,这使得作者很困惑,不清楚到底可以怎样处理自己的文章。期刊存储政策数据库,如Sherpa/Romeo [14],即为扫除作者这方面的困惑而成立,以保证所有政策能够在一个中央数据库永久获取。如期刊网站上声明更宽松的存储政策,说明该期刊实行更彻底的开放获取政策,允许作者存储自己的文章副本。这就是为何DOAJ视使用如Sherpa/Romeo数据库为最佳行为准则的原因。Romeo使用DOAJ的元数据,因此,Romeo中有些期刊词条是空的,或者是占位符,等待出版商更新正式的期刊信息。任何出版商想完善期刊在DOAJ中信息,都可联系Sherpa,并建议对于信息进行更新[14]。

我们确信作者应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并将此作为DOAJ印章的基本要求。不受限制的版权,指的是作者拥有所有权利,没有例外。有时,出版商声明作者拥有版权,但同时,出版商要求专有发表权和/或商业权转让。在这种情况下,很明显,作者并没有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由于版权问题很复杂,我们在DOAJ网站发表了两篇博文,详细阐述了此问题,并列举了实例,推荐了这方面的参考文献[15,16]。

即使版权转让给了出版商,只要文章的开放获取政策符合BOAI的定义,我们也收录此类期刊。但是,我们认为这种情形对作者是不利的,因为出版商对文章拥有完全的控制。例如,作者将版权转让给出版商,出版商采用CC BY-NC许可协议,那么,出版商将拥有文章的商业权。但是,如作者拥有版权,文章采用CC BY-NC许可协议,那么作者将拥有所有权利,包括商业权(与Science Europe的建议一致)。

DOAJ印章

如期刊满足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其词条旁会自动加一个绿色打勾图标,表明该期刊通过了DOAJ新的更严格的标准的审核。为了推广开放获取出版最佳行为,DOAJ推出7条额外标准,满足这些标准的期刊将有资格获得DOAJ印章。

%e5%9b%be2

图2。DOAJ的技术架构。(a)如期刊重新申请,并符合DOAJ 2014年3月推出的更严格的收录标准,DOAJ将在期刊词条旁加绿色打勾图标。(b)如期刊符合DOAJ印章的7条标准,DOAJ将在该期刊信息旁加DOAJ Seal图标,表明该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较高,并遵循最佳行为准则和较高的出版标准。

对所有期刊来说,须达到一定的质量水平和遵循最佳行为准则,才能被DOAJ收录;而DOAJ收录本身即表明了期刊质量和学术严肃度。而DOAJ印章是试图作为一种徽章,授予那些真正遵循开放获取出版最佳行为准则的期刊。请注意,DOAJ印章期刊(开放获取)出版实践出色的证明,而非对于科学质量的评价。为达到DOAJ印章的要求,期刊必须符合如下:

  • 与外部机构合作进行的长期的保存和期刊已出版内容的存储安排
  • 已出版文章有永久标识。永久标识指文章发表后,加给文章的独特标识,此标识永久跟随该文章。最常见的是CrossRef的DOI。
  • 为DOAJ提供文章元数据。期刊收录后三个月内,须将文章转化成规定的格式,并存储到DOAJ平台。
  • 将机器可阅读的CC协议信息嵌入文章,如上文所述,无论何时,读者都能清楚地知道

他们可以如何利用文章,尤其是如何再利用和分享文章。

  1. 根据CC许可协议或其他相似的协议,允许期刊内容的再利用和再组合。
  2. 期刊的存储政策须在存储政策目录的网站注册。DOAJ收录的期刊一般会在Sherpa/Romeo数据库中有基本词条,因为Sherpa/Romeo整合了DOAJ的数据。该基本词条的信息可能不完整,我们鼓励出版商直接联系Sherpa/Romeo,更新期刊词条[14]。
  3. 允许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这是DOAJ印章的最新标准。

每个申请表最下方都有DOAJ印章的标准,以鼓励出版商遵循开放获取出版的最高标准。满足这些标准,期刊即可拥有DOAJ印章标识。许多DOAJ印章标准已在前面的章节中讨论过,但第5条和第7条需要更多的解释。

第5条标准要求允许再利用和再组合,是开放获取的一项重要内容,即允许以尽可能多的方式再利用发表内容。DOAJ印章接受两种有限制条件的许可类型:仅用于非商业用途,或再组合的作品须采用原作品所使用的许可协议。DOAJ的收录标准更宽松些,还接受禁止衍生(商业或非商业)的许可协议。然而,我们希望出版商采用CC BY或相似的许可协议,因为这种许可协议允许不受限制的再利用文章内容。DOAJ印章的第7条标准要求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和发表权。许多出版商可能对不受限制的版权和发表权的理解有误。例如,出版协议可能声明作者拥有版权,但同时作者授予出版商专有发表权。DOAJ视这种情况为作者拥有受限制的版权和发表权。因此,此类期刊不符合DOAJ印章的要求。又如,出版商要求商业权利,作者只拥有(受到限制的)版权,这种情况下,期刊也不符合DOAJ印章的要求。最近,Science Europe也将“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列为资助欧洲研究的一项要求[3]。

DOAJ API简介

对期刊和作者来说,期刊被DOAJ收录的最大的好处是,极大地增加了期刊内容的可见度和曝光度。

%e5%9b%be3

图3。本图显示API包装如何添加到DOAJ数据库核心的外部。该包装使得第三方服务和我们自己的服务与DOAJ数据联结。出版商可通过CRUD API获取他们的数据。原图由Cottage Labs的Richard Jones提供。

2013年对出版商调查问卷显示[17]。这是他们想被DOAJ收录的最大的原因。DOAJ网站在Google搜索引擎中排名很靠前。搜索一个期刊,该期刊自己的网站排名可能很靠后,但该期刊在DOAJ上的页面排名却很靠前。向DOAJ提供文章元数据是为作者提供的一项服务,这是我们为何将其作为DOAJ印章标准的原因。而且,DOAJ的数据可在网上通过多种渠道获得。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增加同行评议开放获取期刊的可见度(Visibility),API和元数据收割项目也不例外。至今年年末,我们将开始采用具有一系列功能的API,元数据收割项目将部分完成。

我们的API项目将分三个阶段进行[18]。第一阶段已经开始了,它是可搜索的API,数据库向外部查询和本地查询开放。这就允许开发者将DOAJ数据整合进他们自己的数据库,DOAJ数据在多个地方存储,增加了其可见度。虽然我们已通过OpenURL和OAI-PMH增加了DOAJ数据的可见度,API仍能进一步增加可见度,而不仅仅是制作自定义搜索和数据集。第二阶段推行部分API,将允许出版商在DOAJ平台上新建、阅读、更新或删除(CRUD)期刊和文章元数据。这将对开放获取出版商来说是很大的工作量。与其他索引机构不同,DOAJ不主动从出版商那里采集元数据,而是依靠出版商自己上传数据。当然,这是一种限制并且上传的元数据的量仅仅是其一部分。

通过CRUD API使得出版商只需要花费很小的功夫,就能上传文章内容,几乎是无缝连接。第三阶段将实现大批申请的集中处理,这对大型出版商来说是个好消息,而且一些控件还会使DOAJ在外部数据库中有更好的品牌可见度。

元数据收割项目将使DOAJ首次主动从出版商那里收割文章元数据。这将使DOAJ数据库的文章数量几乎翻倍,DOAJ将成为索引机构中的佼佼者。该项目主要收割Europe PMC中被DOAJ收录的期刊的元数据,包括PLoS系列和Biomed Central。据估计,这将为DOAJ增加约200万篇文章,到11月份项目结束时,我们会得到更准确的数字。元数据收割项目最大的好处是,解决了当前我们只能接受XML格式数据的问题。有些出版商没有XML格式的数据或不使用OJS平台,如向DOAJ提供XML数据,则会增加他们的运营成本。(OJS软件带有方便使用的插件,可生产DOAJ要求的XML数据)。

DOAJ元数据,及其他机构使用该数据的情况

人们常说DOAJ处在开放获取运动的中心,事实的确如此。用Google搜索DOAJ收录的任何期刊,几乎每次都会得到同样的数据库URLs。 深入挖掘这些数据库,往往会显示该期的刊条目出自于DOAJ。

采用新的收录标准后,出版商提供了更多的期刊信息,我们的元数据更加丰富、准确。

我们的元数据可通过多种形式获得:OAI-PMH、CSV、OpenURL、Atom、JSON,很快也可以通过API获得。它整合到了其他产品和服务中,包括开源的和专有的。我们有证据表明其他服务机构直接复制我们的元数据并用他们来填充产品。我们知道数据集成商,例如EBSCO和Serial Solutions,的订购服务将我们的元数据应用到他们的产品中。很明显的是,很多服务机构依赖我们数据的质量,因为他们经常发邮件给我们,要求更正或解释某个期刊条目或某个特定文章数据。我们知道图书馆喜欢使用我们的数据,因为这增加了学生和教师可使用的开放获取期刊的可见度。

DOAJ已成为开放获取信息的很重要的来源。在过去的3年中,它已发展成提供人工审查的高质量开放获取期刊的独特平台。其它的平台包括Thomson Reuters[19](使用DOAJ的数据)和,最近推出的Scopus开放获取数据库(使用DOAJ和ROAD的数据标识开放获取期刊)和ROAD(DOAJ是唯一最重要的数据来源)。

DOAJ非常高兴能在科研交流中为各大出版商、数据库等服务,成为有着独特地位的信息平台。由于DOAJ提供权威的开放获取期刊列表和文章元数据收割服务,世界各地的图书馆都选择DOAJ作为其图书馆服务的书目数据的优先来源。另外,所有主要的发现服务供应商(EBSCO、Proquest、 Exlibris)是从DOAJ收割数据。这意味着DOAJ元数据已整合到他们的服务中并且分布到上千所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DOAJ收录的开放获取期刊,和订阅模式的期刊一起,无任何障碍地呈现给图书馆使用者。

高校和高校图书馆提供开放获取发表基金,为开放获取的文章提供文章处理费。通常,决定某期刊是否有资格获得该基金支持,是看该期刊是否被DOAJ收录。研究基金会和研究机构的强制性开放获取政策使用DOAJ提供的收录期刊信息,来决定哪些期刊符合他们的政策,例如,在许可、存储政策等方面。DOAJ还是科研人员研究学术交流和开放获取出版的最重要的信息来源。研究人员经常在文章中使用DOAJ的数据,并将DOAJ作为文章的参考文献。

资助

由于DOAJ提供的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DOAJ的运营完全依赖学术界的支持。来自25个国家的上百个高校图书馆和图书馆联盟的会员费占了所有的财务支持的50%。许多小型出版商为DOAJ提供小额资助。所有大型出版商和数据集成商每年都赞助DOAJ。这些赞助占了收入的50%。

最近几年,来自学术界的资助增长了25%。关于DOAJ财务状况的更多信息,请参考这里[21]。

参考文献

[1]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rg/bestpractice [cited 2015 Nov 27]. [2]   Available  from:  http://sparc.arl.org/blog/doaj-introduces-new-

standard [cited 2015 Nov 27].

[3] Available from: http://www.scienceeurope.org/uploads/Press Releases/270415_Open_Access_New_Principle s.pdf [cited 2015 Nov 27].

[4] Available from: http://journals.lub.lu.se/index.php/sciecominfo/ article/view/4912 [cited 2015 Nov 27].

[5]     Available   from:   http://www.lub.lu.se/ncsc2002   [cited   2015

Nov 27].

[6] Available from: http://revista.ibict.br/liinc/index.php/liinc/article/ view/279/166 [cited 2015 Nov 27].

[7] Available from: http://www.inasp.info/en/work/journals-online/ [cited 2015 Nov 27].

[8]     Available from: http://is4oa.org/ [cited 2015 Nov 27].

[9]     Available from: https://www.google.com/analytics/ [cited 2015

Nov 27].

[10] Available from: http://www.budapestopenaccessinitiative.org/ boai-10-recommendations [cited 2015 Nov 27].

[11] Available from: http://citesandinsights.info/civ15i9on.pdf [cited 2015 Nov 27].

[12] Available from: https://theconversation.com/african-academics- are-being-caught-in-the-predatory-journal-trap-48473 [cited 2015

Nov 27].

[13] Available from: http://blog.scopus.com/posts/scopus-to-launch- open-access-indicator-for-journals-on-july-29#.VayHUk8V7vc. twitter [cited 2015 Nov 27].

[14] Available from: http://www.sherpa.ac.uk [cited 2015 Nov 27]. [15]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urnals.wordpress.com/2015/05/

19/copyright-and-licensing-incompatibility-part-1/ [cited 2015

Nov 27].

[16]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urnals.wordpress.com/2015/06/ 02/copyright-and-licensing-part-2/ [cited 2015 Nov 27].

[17] Available from: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kuU7N8XS- aZUgSu5XaLoamTd7ZE3buu69fJyYYKFtns [cited 2015 Nov 27].

[18] Available from: https://doaj.org/api/v1/docs [cited 2015 Nov 27]. [19]   Available from: http://science.thomsonreuters.com/cgi-bin/linksj/

opensearch.cgi [cited 2015 Nov 27].

[20]   Available from: http://road.issn.org/ [cited 2015 Nov 27].

[21] Available from: http://is4oa.org/2015/10/23/doaj-finances-from- 2013-to-2015/ [cited 2015 Nov 27].

COMPETING INTERESTS

The authors declare no competing interests.

PUBLISHING NOTES

@2015 Olijhoek et al. 本文采用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C BY 4.0),

 允许不受限制的使用、以任何媒介传播,只要本文被正确引用即可。使用条款及发表政策,请参阅www.scienceopen.com。

本文可能尚未经过同行评议。本文将一直欢迎发表后来自同行的评议。查看当前审稿状态,请点击此处或扫描右侧的二维码。

 

 

 

 

DOAJ申请指南 – 出版社必读

一、如何成为我们的会员

DOAJ是一个会员组织,全部依赖于科研社区的捐赠而运行。我们热切地希望您能成为我们的会员。会员意味着:

  • 清楚地表明您对高质量的、同行评议的开放获取的承诺;
  • 您的贡献将直接推动DOAJ的发展和完善,从而持续地满足开放获取社区的需求。
  • 您可以将DOAJ的logo放到期刊的网站上。

成为DOAJ会员并不能保证您的期刊一定被DOAJ收录。我们对所有的申请一视同仁,不论是来自会员的申请,还是来自非会员的申请。

二、出版最佳行为(Publishing Best Practice)和收录的基本要求

以下是对出版最佳行为(publishing best practice)的介绍。这不是DOAJ的原创,而是在线期刊和电子出版通行的标准。我们参考了开放获取学术出版商协会(OASPA, 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的行为准则,而且我们是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Principles of Transparency and Best Practice in Scholarly Publishing)的作者之一。部分条款为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DOAJ收录范围:

  • 期刊学科:DOAJ收录来自所有学科的期刊。我们使用美国国会图书馆分类法(Library of Congress Classification)划分学科。
  • 期刊类型:发表原创性研究或综述全文的学术期刊。
  • 期刊水平:期刊主要读者群是科研人员。如期刊由学生组织运行,期刊须设顾问委员会,且至少2名委员拥有博士学位。
  • 期刊内容:至少1/3的内容为原创性研究和/或综述文章。所有内容需在发表后立即免费获取,无时滞。
  • 期刊语言:无限制。

期刊内容的获取:

  • 所有文章的全文须在发表后立即免费获取,无时滞。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 期刊纸质版可以是收费的。
  • 访问注册:截止到2016年8月之前,要求用户进行注册以访问全文内容是不被DOAJ接受的。已经这样做的期刊如果已经被DOAJ收录,DOAJ将会联系并通知期刊此项政策已经改变。

一个站点一个URL地址,期刊主页须有专门的URL

期刊被收录后,将在DOAJ有一条属于它的记录。为了使我们的服务更细致和人性化,DOAJ上期刊的链接须直接链至期刊主页,而不是链接到系列期刊网站或其他服务网站。期刊URL可以是专门的域名,也可以是子域名。但期刊须有专门的网页。例如:以下三个URL符合要求:

www.thisisajournal.com

www.publishersite.com/journals/thisisajournal

www.mycollege.org/thisisajournal

即使下面的URL包含期刊信息,仍不符合要求:www.largesearchengine.com。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所有关于期刊基本信息的网页(如宗旨和刊载范围, 编委会, 作者须知, 对如何控制文章质量的描述, 开放获取声明, 对剽窃的处理政策,及许可条款声明等)须在该期刊的网站上显示,或须有醒目明确的链接直接从期刊主页链接至各网页。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这条尤其适用于拥有多个期刊的出版商。这些出版商可能希望在统一的网页显示此类信息,而不是在每个期刊的网站上均有显示。我们坚持在每个期刊网站上显示这些信息,是希望读者更方便地找到每个期刊的信息。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读者知道某个期刊属于某个出版商一系列期刊中的一个,或者认为读者知道某个期刊的重要信息能在别处找到。我们也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读者会搜索所有必要信息以对某个期刊做全面的评估。让期刊信息更加容易被找到、不断更新信息是期刊的责任。

每个期刊须有专门的网站,该网站不能包含其他的服务或产品。申请表中的所有期刊信息(包括存储的材料)须显示在该网站上,而不是分散于多个网站上。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每篇文章须有专一的URL。每篇文章须有专一的HTML端口或PDF。

每篇文章须有专一的URL,而不是每一期的所有文章共用一个URL。这样才能使读者从DOAJ或第三方数据库直接获取文章,增大文章的曝光度和利用率。上传文章元数据至DOAJ时,如每篇文章没有专的一URL,会导致上传失败。

期刊的ISSN

每个期刊须在issn.org注册至少一个ISSN(International Standard Serial Number)。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DOAJ将在issn.org核对申请表中的期刊的title、country和alternative titles。这些信息必须与issn.org中的一致。如发现不一致,我们会修改申请表中的信息,以与issn.org的信息匹配。如期刊无ISSN,或ISSN未被issn.org确认,我们将直接拒绝申请。

通常,如某期刊同时发行纸质版和电子版,那么它会有一个纸质版的ISSN和一个电子版的ISSN。

期刊内容的存储和保管

我们强烈建议期刊内容保管在专门的、数字存储和保管服务机构。有时这种机构叫做长期保管和存储(LTPA, Long Term Preservation and Archiving)。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提供这种服务的机构名单。虽然这不是DOAJ收录的必要条件,我们建议期刊选择其中一个服务机构存储期刊内容。我们在Keepers’ Registry和PubMed Central核对期刊内容的存储状态。如果你的期刊在Open Journal Systems (OJS)平台上运行,而且被选入PKP Private LOCKSS network计划,我们将核对你的期刊是否确实存储在CLOCKSS上。

期刊内容的组织

期刊的内容须有清晰的组织架构,使读者很容易地找到所需要的文章,而且文章更易被搜索引擎索引,更易被读者通过网络搜索到。

所有文章须标明发表日期。DOAJ鼓励期刊使用文章唯一标识符(unique article identifiers),如DOI。

我们希望期刊由卷(volume)和期(issue)组成,有起始页码和终止页码。有些出版商已不采用这种传统的期刊结构。但是,发表年份是必须有的。

文章须列在Tables of Contents中,且须有搜索/浏览功能(Search/Browse)允许读者搜索和浏览文章。

期刊主页的质量、商业活动和广告

期刊主页须简明、清晰、易导航,须有链接链至期刊基本信息页面。须声明期刊遵守学术道德、保证专业出版(来自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须有清楚的链接链至当前期发表的文章、往期发表的文章、搜索、浏览、关于本期刊、编委会及联系我们的网页。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如期刊网站上发布广告,须确保广告正规,与期刊业务相关,无损期刊的名誉。闪烁或移动的广告会分散读者的注意力,尤其对采用非传统方法搜索网络资源的读者来说,期刊网站很难使用。我们强烈反对发布这类广告。

期刊的影响因子

DOAJ不盲信期刊影响因子,不鼓励期刊网站公布此类数据,不承认部分影响因子,而是鼓励期刊采用正式的替代评估方法,如文章水平的评估数据。

汤森路透发布的影响因子是唯一正式的、广泛认可的影响因子,但它是由盈利机构运行的专有的评估方法。这违背了开放获取的道德和原则。DOAJ不盲信影响因子,不收集期刊的影响因子数据。DOAJ强烈反对在期刊主页上显示影响因子,因为DOAJ认为这是期刊试图用不诚实的方式引诱作者投稿。

期刊的主编和编委会

期刊须有一位主编和一个由至少5位成员组成的编委会(允许艺术和人文类的期刊只有2位主编而无编委会)。DOAJ认为,公布最新的主编和编委会信息会增加期刊的可信度。读者须能够找到并联系上主编和编委会成员。期刊主页上须有链接直接链至编委会网页。编委会网页须包含以下信息:主编的姓名、机构和邮箱地址;编委成员的姓名。该网页须实时更新。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期刊的质量控制和作者指南

须表明开放获取期刊同传统纸质或订阅期刊一样,具有同样的、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所有文章须通过严格的质量控制流程(编委会审稿或同行评议)才能发表。审稿类型须在网站上明确声明。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详细的作者指南将会对潜在的投稿作者产生很大的帮助。期刊主页须有醒目的链接链至作者指南(或投稿须知)。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我们建议作者指南包括以下内容:

  • 详细的格式说明;
  • 质量控制流程的说明;
  • 版权事宜(务必使作者知悉,文章发表后,版权属于作者还是期刊。我们坚决认为,读者在投稿前需知晓期刊的版权/许可条件);
  • 对剽窃的政策;
  • 对如何投稿的说明;
  • 联系人的邮箱地址。

期刊收取的费用

每个期刊须在网站上明确声明向作者收取的费用,包括文章处理费(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s,仅文章发表的情况下收取)、投稿费(submission charges,无论文章是否发表均收取)、页面费、彩图费等任何其他可能的费用。如无任何费用,也须明确声明。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期刊的开放获取声明

期刊须在其网站(而不是出版商的网站)上明确声明开放获取政策(Open Access policy)。期刊主页上须有醒目的链接链至此声明网页。文章发表后,读者可立即免费获取全文,无时滞。这是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以下这是一则开放获取声明的例子,符合我们的标准,可公布在你的期刊网站上

本期刊是开放获取期刊,所有内容发表后,读者可立即免费获取。读者可阅读、下载、复制、传播、打印、搜索或链接至全文,或用于其他合法用途,无需事先向出版商或作者申请许可。本期刊遵循BOAI对开放获取的定义。

This is an open access journal which means that all content is freely available without charge to the user or his/her institution. Users are allowed to read, download, copy, distribute, print, search, or link to the full texts of the articles, or use them for any other lawful purpose, without asking prior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 or the author. This i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BOAI definition of open access.

版权、许可、发表的权利

采用知识共享许可(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将你的内容许可给使用者,是展示期刊开放获取程度的最佳方式。DOAJ视知识共享许可或类似的许可为最佳行为。这种许可对作者非常有利,例如,它说明了是否限制对内容的演绎。请在我们的版权许可帮助页面获取更多信息。

期刊网站须明确且准确地声明作者和读者对文章享有何种权利,尤其在期刊不采用知识共享许可的情况下。由此,期刊向公众证明分享文章、支持全球知识交流的态度。同时,此举还可保护期刊内容不被非法利用(例如,如期刊声明禁止文章的复制或商业用途)。因此,例如,期刊网站可声明:读者可利用(use),再利用(reuse),以本作品为基础进行创作(build upon),但必须用于非商业用途。此处提到的“利用”、“再利用”和“以本作品为基础进行创作”指的是通用的开放获取的定义,参看维基百科。“利用”指的是下载或阅读;“再利用”指的是更多的利用,如传播、复制、在演讲中使用等;“以本作品为基础进行创作”是一种特殊的再利用,在期刊内容的基础上开展新的研究工作,可能发表新的文章。出版商可能限制开放获取内容的再利用(非商业:NC,或相同方式共享:SA),且可能禁止演绎(修改、转换、或以本作品为基础进行创作:ND)。出版商在遵守知识共享许可的前提下限制开放获取内容的再利用,仍有资格申请被DOAJ收录。但是,DOAJ强烈希望出版商采用知识共享许可,尤其建议采用限制最宽松的许可:创作共用-署名许可(Creative Commons CC-BY license (Attribution))。在创作共用-署名许可的条件下,“使用者须鸣谢作者,提供许可链接,并说明是否对内容作了修改。使用者可通过任何合理的方式做出以上声明,但不能声明许可者许可了使用者或使用者的使用行为”(参看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4.0/)。

如你的期刊不采用知识共享许可,你需要在申请表中说明期刊使用的是哪种类型的许可协议(这是申请表中的第48个问题。如你在第47个问题中选择“其它”(Other),该问题会出现。“其它”可以是合同(contract),出版协议(publishing agreement),或出版商自己的许可协议(publisher-specific license))。您填写的许可协议的效果须等同于知识共享许可,期刊才能被DOAJ收录。期刊自行准备协议时,我们强烈建议出版商咨询法律人士,然后采用一个标准协议或期刊特有的协议。期刊须确保协议使用的是正确的法律语言(此处提供的信息不构成法律建议)。

请注意,“正当使用”(Fair Use”)不等同于“开放获取”,这个词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理解。“正当使用”一般是指使用者无须申请出版商或作者的许可,将期刊内容用于教学用途。不论内容是否开放获取,不论内容采用的哪种开放获取许可,“正当使用”均适用。DOAJ不收录只允许“正当使用”的期刊。

请注意,你的开放获取政策和版权政策可能有冲突,版权政策和知识共享协议也可能有冲突。更多信息请参阅我们关于版权和许可的博客

如果许可已发表的内容,请确保你的期刊拥有这些文章的版权。如果期刊没有版权,你需要申请版权持有者的同意,才能许可这些文章。

剽窃

我们建议出版商采用剽窃检测服务。剽窃是很严重的问题。发表剽窃的文章说明期刊质量低下,或者期刊没有质量控制体系。期刊须在网站上声明对剽窃的政策,和期刊使用哪种软件检测剽窃。

如期刊是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的会员,须在期刊网站上明确声明。

三、申请被DOAJ收录

期刊被DOAJ收录,须通过申请流程。申请表非常详细,需要花时间填写。我们建议你在填表前事先收集必要的信息,如URL等。申请表没有保存功能,因此你必须一次性填写完整并提交申请。

重要提示

如申请表含有不准确或明显错误的信息,或者有些问题没有填写答案,申请将直接被拒绝。经常发生的错误:所有须申请者提供URL的问题,申请者一律用期刊主页的URL来回答。我们的编辑不会花时间审核这类申请,这些申请会被直接拒绝。

申请前

 确保你已阅读以上内容,且期刊网站满足红色斜体标示的DOAJ收录的基本要求。

  1. 阅读我们的免责声明,确保你已充分理解它的含义。
  2. 确保你已阅读并充分理解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Principles of Transparency and Best Practice in Scholarly Publishing)。你的期刊符合该准则吗?
  3. 确保你已下载并通读Excel格式的申请表。该文档将帮助你顺利完成申请。利用这张表格收集所需的信息。

填写申请表

申请者必须在线提交申请,不允许邮件发送申请表。

申表中的信息必须与期刊网站上的一致。提交申请前请务必仔细检查确认。

申请表中的国家(country)必须是出版商所在的国家,是出版商执行主要编辑工作、业务往来和日常办公的国家。我们不认可通过注册机构注册地址所在的国家(典型的例子如美国)。

申请表提交后

申请表提交后,你将会看到确认页面,并将收到一封确认邮件。请保存好这封邮件。如有问题,这封邮件将帮助我们找到你的申请。如未收到确认邮件,请联系我们。

每个期刊的申请被至多4位DOAJ编辑审核:

  1. 初审(Triage)。重复申请会被直接拒绝。如期刊使用恶意软件或间谍软件,其申请会被直接拒绝。如期刊无ISSN,或提供虚假ISSN,或其ISSN未在www.issn.org注册,其申请会被直接拒绝。如期刊名字与issn.org不一致,我们会将其改成issn.org注册的名字。确保issn.org显示期刊的最新信息是期刊的责任。如申请由于以上原因被拒,我们不会通知您被拒的原因。
  2. 责任编辑(Managing Editor):初查申请,并将申请派给某个编辑组。责任编辑对是否接受某期刊做最终决定。如申请表信息不完整,责任编辑可能直接拒绝申请。我们会通知您申请结果。
  3. 编辑(Editor):将申请派给副编辑。然后编辑核对副编辑对申请的建议。
  4. 副编辑(Associate Editor):审核申请。必要的时候,联系申请者咨询问题。审核完毕后,副编辑推荐“接受”或“拒绝”申请。

请不要多次提交申请。重复申请会被直接拒绝,而不会通知您。

等待决定

申请被派给某位编辑时,你将会收到一封系统自动发出的邮件通知。当编辑开始审核工作时,你将收到第二封邮件通知。每个申请都由编辑一一仔细审核,因此我们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以确保信息的准确性。我们会尽快处理申请,同时保证高质量的工作标准。目前,由于再申请项目大大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量,我们需至多6个月对一个申请或再申请做出决定。对于您的长时间等待,请接受我们的致歉,但我们会确保利用已有的资源努力地工作。请于提交申请6个月之后再向我们咨询申请的进展。

申请被拒绝的原因

最常见的申请被拒绝的原因是我们发出去的邮件得不到回复。1个月后我们会直接拒绝申请。请确保经常保查看邮箱的垃圾箱,因为审核申请的副编辑可能是志愿者因此他们不使用doaj.org的邮箱地址。

常见的原因:

  • 未收到申请者的回复
  • 不完整或不正确的ISSN信息
  • 申请表填写不完整
  • 申请表中的所有URL是相同的
  • 重复申请
  • 期刊不遵守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Principles of Transparency and Best Practice in Scholarly Publishing)
  • 期刊不符合本页面所列的基本要求
  • 期刊不是开放获取期刊
  • 期刊不发表原创性研究

四、如果申请被接受

期刊被DOAJ收录后,我们会将期刊划分到某个学科,并给期刊一个LCC代码。一封邮件会自动发送给期刊联系人(这个联系人可能不是申请者)。第二封邮件会教你如何在DOAJ网站以出版商账户登录,以帮助你上传文章元数据至DOAJ。收录后,用户将会立即在DOAJ网站查询到你的期刊。如果你没有收到邮件通知,联系我们前请查看垃圾箱。如期刊被加到一个已有的账户中,则没有邮件通知。

五、如果申请被拒绝

如果申请被拒绝,DOAJ会通知您审核结果及拒绝的原因。通常情况下,如无特殊事由,只要期刊明确声明已满足本页面提到的所有要求,该期刊可于6个月后再次申请。如期刊在规定的期限未满时申请,将会被直接拒绝。

六、免责声明

申请者提交申请时,须负责信息的准确性。如提供的信息不充分或不准确,DOAJ将不考虑该申请。如发现提供的信息不真实,不论在审核过程中,还是期刊接受后,我们有权拒绝申请,或剔除该期刊,1年后期刊才能重新申请。如某出版商提交的申请中超过5份申请提供了虚假信息,我们有权剔除该出版商在DOAJ中的所有期刊,至多3年内不接受来自该出版商的申请。期限的长短视虚假信息的期刊数量和不端行为的次数而定。

七、常见问题

  1. 如何登录DOAJ?

在此登录。

如期刊绑定了已被DOAJ收录的出版商的账号,请用该账号登录。

如建立新账号,系统邮件会自动发到申请表中的联系人邮箱。邮件内容包括用户名及如何选择密码的说明,但邮件中的链接将于邮件发出14天后失效。

如您不能登录,或看不到已收录的期刊列表,或您想将两个出版商的账号合并,请联系我们。

  1. 忘记密码/重置密码

如您忘记密码,可在此链接上重置密码:https://doaj.org/account/forgot。一般来说,用户名是期刊ISSN(去除中间的短横线)或DOAJ数据库中与期刊关联的邮箱(可能是申请表中的联系人邮箱)。

与期刊关联的邮箱将收到一封自动通知邮件。如您未收到该邮件,请:

– 查看邮箱的垃圾箱;

– DOAJ数据库中的邮箱可能与您输入的邮箱不一致。在这种情况下,请联系我们。

  1. 忘记用户名

如您忘记用户名,请:

– 尝试期刊ISSN,去除中间的短横线,是8位数字;

– 联系我们。

  1. 为何在DOAJ数据库中找不到期刊?

– 可能是由于期刊尚未被DOAJ收录,在这种情况下,请提交申请表

– 可能是由于期刊申请尚在审核中,或期刊已被移除出DOAJ数据库。如因我们的失误而导致期刊移除出DOAJ数据库,请联系我们。

  1. 为何申请流程所需的时间那么长?

每个申请都由至多4位DOAJ编辑人工审核。为确保准确无误,我们仔细严格地审核每项信息,因此需大量时间完成一项申请。我们尽最大努力加快工作进度,但同时要保证审核的质量。目前,由于我们收到了大量重新申请,DOAJ编辑的工作量已超出正常负荷,每个申请或重新申请须至多6个月完成审核。由此造成您等待的时间较长,我们在此向您致歉。希望您在提交申请6个月后再来信咨询审核进度。

  1. 如何上传文章元数据?

期刊被DOAJ收录后,须以XML格式上传元数据,或手动生成文章元数据。如期刊隶属于某DOAJ账户,您须登录该账户,在Publisher区上传元数据。详情请见:https://doaj.org/publishers#upload

  1. 文章元数据已上传至DOAJ平台,但在期刊词条网页上未显示。

如您在上传元数据过程中未收到错误提示,很可能没有问题。一般30分钟后,文章才在期刊词条网页上显示。图标则需12个小时。您可使用 “文章题目” 搜索,或直接在期刊词条网页查看。

如24小时后,仍查不到文章信息,请联系我们。

  1. DOAJ如何定义“Open Access Journal”、“Quality Control’、’Research Journal”和“Periodical”?

– Open Access Journal

我们将不向读者或读者所在机构收取费用的期刊定义为开放获取期刊。根据BOAI对开放获取的定义,我们要求符合如下标准的期刊才能被DOAJ收录:“允许所有使用者阅读、下载、复制、散布、打印、检索内容, 并连结至原来的网页, 爬梳内容供检索之用, 置入软件当成资料之用, 以及其它的合法用途”。

[1] http://www.budapestopenaccessinitiative.org/read

– Quality Control:

期刊须有主编和编委会。(仅艺术或人文类期刊例外,允许仅有两位主编而无编委会)。

– Research Journal:

发表原始研究数据或数据概观的期刊。

– Periodical:

定期发表学术文章的刊物,一般是月刊、双月刊、季刊或半年刊。每个卷(volume)或期(issue)连续编号,一般包括研究论文等其他类型的学术文章。

  1. 什么是Open Archives Initiative、OAI和OAI-PMH?

OAI和Open Archives Initiative允许用户通过元数据收割(Metadata Harvesting)的方式获取数据。请点击此处获取DOAJ OAI的更多信息。请点击此处查看Wikipedia对元数据收割的定义。

  1. 什么是OpenURL?

OpenURL是一种标准格式的统一资源定位符(Uniform Resource Locator,URL),可使用户更容易地找到网络资源。使用OpenURL最多的是图书馆,他们采用OpenURL,以帮助用户获取期刊内容。DOAJ的OpenURL服务是1.0版本,可与0.1版本兼容。请点击此处查看Wikipedia对OpenURL的定义。

  1. DOAJ是否提供logo,以证明期刊已被DOAJ收录?

DOAJ提供.eps.和.png格式的“Indexed in DOAJ” logo。请联系我们获取。

  1. 什么是DOAJ Seal of Approval for Open Access Journals (the DOAJ Seal)?

DOAJ Seal是颁给某些开放获取期刊的标识,以证明该期刊开放获取的程度较高,遵循最佳行为准则和较高的出版标准。期刊须满足以下7个条件,才能得到DOAJ Seal的标识:

– 期刊文章具有永久标识符;

– 期刊收录后,向DOAJ提供文章元数据;

– 在永久数字存储机构存储期刊内容;

– 在文章中嵌入机器可阅读的Creative Commons license信息;

– 允许用户再利用和再组合期刊内容,采用CC BY, CC BY-SA或CC BY-NC license;

– 在存储政策目录中登记期刊内容的存储方式;

– 允许作者拥有不受限制的版权。

  1. 哪些期刊拥有DOAJ Seal标识?

请点击此处查看拥有DOAJ Seal标识的期刊列表。

  1. 有的期刊词条旁有橙色圆形标识,那是什么?

这些期刊拥有DOAJ Seal标识。

  1. 有的期刊词条旁有绿色勾标识,那是什么?

DOAJ于2014年3月之后收录的期刊拥有绿色勾标识。2014年3月,DOAJ颁布了新的收录标准。新标准要求期刊遵循更高的最佳行为准则和出版标准。无绿色标识的期刊正在重新申请的过程中。

  1. DOAJ是否有API?

是的!我们于2015年采用了API集合。你可以登录我们的Google Groups,加入DOAJ API群:

仅用于公布消息的群(如,我们发布升级版API,或停用某个版本的API);

公开讨论群

供出版商使用的群(出版商可自动提交申请,或直接修改文章元数据)。

请登录我们公布消息的群或关注我们的网站,以获取关于API的更多资讯。

  1. 期刊变更title或ISSN,应如何更新DOAJ数据?

当期刊变更title或ISSN时,我们称之为“continuation”。

如期刊变更title,它须有一个新的ISSN。如期刊没有新的ISSN,请联系当地ISSN办公室。在您联系我们变更ISSN前,请确保新的ISSN已在issn.org注册。

期刊变更ISSN后,您需要提交一份新的申请表,填写新期刊的所有相关信息,包括新的title和ISSN。申请提交后,请邮件feedback@doaj.org通知我们,并提供新旧ISSN和title。我们会在数据库中合并这两项信息。

  1. 填写申请表过程中如何保存未完成的申请表?

目前还不能保存未完成的申请表,我们将来会提供这项功能。您可以使用以下方法保存申请表:

– 填写前,打印一份申请表。用Google Chrome浏览器打印的效果最好;

– 申请表须填写大量信息。我们建议您填表前事先收集所需信息。您可以在这里下载excel版的申请表,线下填写。表中有三列期刊信息,但您须为每个期刊在线提交一个申请表。

– 如您未使用线下excel表格,您可在提交申请前,截屏已填写好的申请表。

  1. case reports可以算作original articles吗?

您计算文章数量时,如case reports包含三个以上的clinical cases,请将其计算为一篇文章。

  1. DOAJ是否接受只做editorial review(而不是peer review)的期刊?

DOAJ发现有些期刊所在的领域并不将peer review作为保证文章质量的手段。他们采用editorial review——由期刊主编或编委审稿的模式。艺术或人文类期刊常采用这种审稿模式。我们仅接受此类期刊采用editorial review——由申请表问题35的关键词判断期刊是否属于此类期刊。我们不接受仅有一位主编,而无编委会的期刊。

  1. 我们不限制文章的存储方式,为什么申请表要求填写期刊文章的存储政策?

基金组织、图书馆和作者可查看存储政策目录,以找到符合基金组织存储政策的期刊。这是我们所鼓励的最佳行为准则的一项内容。较好的存储政策目录如www.sherpa.ac.uk/romeo/

  1. 如何选择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您可能采用效果等同于CC license的许可协议。DOAJ承认这种许可。)

– 在Creative Commons网站选择最适合期刊的CC license;

– 我们建议您采用CC BY license,它具有最宽松的许可政策,允许自存储和文本数据挖掘;

– 如您对不同的文章采用不同的license,您须在申请表中填写最严格的类型。期刊收录后,其词条上显示的也是这种最严格的类型。

如何选择CC BY license:

打开Creative Commons(CC)网站(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复制CC BY图标。您也可以参考这里

将CC BY图标放在期刊主页和每篇文章的页面上。请点击此处查看操作流程。最佳行为准则建议license信息是机器可阅读的,即,将license信息嵌入HTML、XML或PDF文件中。

  1. 选择CC licenses的哪种类型?

您可在Creative Commons网站查看不同的license类型,该网站有专门的网页帮助您选择适合期刊的类型。

以上提到的两个网页都有24种语言供您选择。

  1. 如何确认license信息已嵌入文章元数据中?

申请表中问题45询问期刊是否将机器可阅读的license信息嵌入文章元数据中。您可点击此处,查看如何将该信息嵌入文章元数据(HTML、XML或PDF)中。该信息还可嵌入MP3、图像或视频等文章组件中。我们关心的不是如何将license嵌入文章元数据,而是HTML、XML或PDF中包含机器可阅读的license信息。下面是两个例子:

http://www.globalhealthaction.net/index.php/gha/article/view/23456#Abstract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97648

 

DOAJ介绍

关于DOAJ

DOAJ是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的缩写,于2003年在瑞典隆德大学成立。最初,DOAJ收录了300种开放获取期刊,截至2016年12月15日已收录9,425种,囊括了所有科学、技术、医药、社会和人文科学领域。

DOAJ是一个会员组织,由三类会员组成:出版商普通会员赞助人。DOAJ会员身份表明持有者对开放获取的明确支持态度,以及对高质量、同行评议开放获取的承诺。DOAJ是“学术出版透明原则和最佳行为准则”(以下简称准则,Principles of Transparency and Best Practice in Scholarly Publishing)的共同作者之一。DOAJ会员须遵守该准则。DOAJ有权拒绝某些申请。如会员未遵守该准则,DOAJ有权取消其会员资格。

DOAJ是科研社区开放获取期刊的索引平台,致力于使读者免费获取高质量的同行评议的开放获取资源。为了使图书馆员和索引机构获得最新的期刊列表,我们在此网页公开已收录和剔除的期刊列表(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83mRBRqs2jOyP0qZWXN8dUd02D4vL0Mov_kgYF8HORM/edit#gid=0)。DOAJ只与申请者讨论申请的细节。DOAJ不与公众讨论某个出版商或某个申请,除非我们认为这样做会对开放获取社区产生有益的影响。

宗旨和收录范围

DOAJ致力于提高开放获取学术期刊的显示度,使读者更方便地获取和利用开放获取资源,从而提升期刊的国际影响力。DOAJ收录的范围非常广泛,囊括了所有学科的开放获取学术期刊。只要期刊有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保证期刊内容的质量,即可申请收录。DOAJ是开放获取期刊使用者的一站式平台。

组织架构

DOAJ本部在英国,是一个非盈利组织,由开放获取基础设施服务社区利益公司(Infrastructure Services for Open Access C.I.C. (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y))管理。DOAJ的运营经费全部来自于会员和科研社区的赞助。2016年3月,DOAJ收到一项来自国际开发研究中心(IDRC,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re)的基金,用于推动发展中国家开放获取期刊的发展。

DOAJ顾问委员会志愿行使其职责。

DOAJ的志愿编辑约100人,审核期刊的申请。每名志愿者需提供两名推荐人,与DOAJ签署协议,声明本人遵守行为准则(Code of Conduct),并向责任编辑声明任何可能的利益冲突。

DOAJ团队

Judith Barnsby,出版专家。Judith在学术出版行业有20多年的工作经验,曾在多个非盈利协会出版商和出版服务公司任职,目前为CLOCKSS委员会成员,并任英国出版商和图书馆解决方案工作组(Publisher and Library Solutions Working Group)的主席。她对出版标准和原则非常感兴趣。

Lars Bjørnshauge,总经理。Lars于2001年至2011年任隆德大学图书馆馆长,并于2003年成立DOAJ。2013年1月,Lars任DOAJ的总负责人。他在以下领域有丰富的经验:变化管理;学术图书馆的改革;科研和高等教育的信息服务。长期以来,他大力支持并服务于学术出版的开放获取运动。他是OpenDOAR和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Books的发起人之一。自2011年起,他任SPARC Europe的负责人。

Sonja Brage,责任编辑,英语、保加利亚语和俄语学士。Sonja曾任隆德大学图书馆的信息管理员,是审核斯拉夫语言期刊申请的专家。

Alejandra Manco Vega,出版专家,信息科学学士。Alejandra目前攻读数字媒体和社会学硕士学位,负责审核期刊的申请和再申请。

Dominic Mitchell,社区经理。Dom长期与出版商和图书馆员合作,曾任英国BMJ出版组的出版人,也曾在HighWire出版公司-斯坦福大学任财务人员和项目管理人员。他负责DOAJ与出版商的合作、DOAJ技术支持、社交媒体及博客DOAJ News Service的维护。

Tom Olijhoek,主编,分子微生物学博士。Tom曾在非洲对疟疾、嗜睡病和脑膜炎传染病做了多年的研究。2012年,他加入开放知识社区(Open Knowledge community),积极支持开放获取和开放科学。大约同时,他成为DOAJ顾问委员会的成员。他目前的研究兴趣:开发高质量的学术期刊和文章的评价体系;土壤微生物领域土壤健康和人类健康的关系。

Rikard Zeylon,责任编辑,文学学士。Rikard是出版领域的专家。

顾问委员会

科学社区

  • Kevin Stranack, 公共知识项目(PKP, Public Knowledge Project), 加拿大/美国
  • Caren Milloy, JISC, 英国
  • Jean-Francois Lutz, 库伯兰, 法国
  • Jan-Erik Frantsvåg, 特隆姆瑟大学(University of Tromsø), 挪威
  • Cameron Neylon, 巴斯, 英国
  • David Prosser, 英国科研图书馆(RLUK, Research Libraries UK), 英国
  • Iryna Kuchma, 电子信息图书馆(EIFL, Electronic Information for Libraries), 意大利
  • Falk Reckling, 奥地利科学基金 (Austrian Science Fund)和奥地利开放获取网(OANA, Open Access Network Austria),奥地利
  • Stuart Shieber, 学术交流办公室(Office for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哈佛大学, 美国

出版商/数据集成商

  • Leslie Chan, Bioline International, 加拿大
  • Martin Rasmussen, Copernicus Publications, 德国
  • Paul Peters, Hindawi Publishing Corporation, 埃及
  • Arianna Becerril-García, Redalyc, 墨西哥
  • Susan Murray, AJOL (African Journals Online), 南非

合作机构

DOAJ与多个组织合作。合作的性质多样,包括工作、合作、或者获取信息资源以协助我们审核期刊申请。

  • Cottage Labs LLC
  • Europeana Libraries Project
  • ISSN
  • k-art Grafisk Formgivning
  • Open Journal Systems – Public Knowledge Project
  • Keepers Registry
  • PIE-J: The Presentation & Identification of E-Journals
  • Redalyc
  • Research4Life
  • SciELO